分享


中天新聞網路直播HD頻道

台北醫學大學每年約有10至15名大體捐贈者,為了感謝他們的無私奉獻,校方都會舉行解剖教學英靈追思會,家屬上台緩緩訴說捐贈者的生平、習慣、喜好,讓台下的學生能夠更了解大體捐贈,場面溫馨。而該校醫學院解剖學暨細胞生物學科主任張宏名,昨(23)日則透露了一個玄奇小故事。

RIP
為精進開刀技術,台北醫學大學學生與老師每周固定進行解剖課。(圖/中時電子報,北醫提供)

張宏名說,多年前,某屆學生實習完最後一次人體解剖,其中有組學生偷懶,未將其中一名大體老師的器官確實縫回原本的位子。隔天火化儀式,捐贈者的哥哥帶了一套衣物前來,跟校方說,自己已經多年沒夢到弟弟,但前一晚卻夢見弟弟,他淡淡地說,「可以幫我帶一套衣服子來嗎?」

當時學生雖警覺有異,卻怕被責罵不敢說出實情。事後,那學期該組同學解剖課的不及格率奇高無比,學生在良心譴責下說出真相,張宏名才趕緊帶這群孩子到捐贈者的照片前道歉,「這就是大體老師給孩子的小小教訓!」

另外,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解剖學科教授馮琮涵也說,在他20多年的教學經驗中,就多次發生過,校方致電給捐贈者家屬,告知即將啟用大體老師,家屬就在電話那端淡淡地說,「我知道,他已經來我夢裡告訴我了。」

馮琮涵說,每具大體從捐贈到啟用至少都要1年以上,也難確認正確的啟用時間,上述的情形實在是非常神奇。

「像是大體老師陪著我參與每一場解剖考試。」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三年級學生蔡東霖表示,自己過去在解剖課上的成績並不理想,只在及格邊緣上下,但最後一次解剖課時卻意外順遂,過去下刀困惑的地方,不再疑惑,就像是有一個老師親自帶著自己的手,一刀一刀的解剖,最後自己在那場考試拿下極高的分數。

學生朱純正說,在進行大體解剖課前,都必須與捐贈者家屬訪談,每次結束後,都像是耳朵邊響起一句話,「要好好學,一定要學會。」(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延伸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