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清桃驚傳「輕生」將退出演藝圈! 本人終於回應了….


台越混血藝人海倫清桃擁有天使臉孔、魔鬼身材,外型亮麗甜美的她,因此被封為「越南林志玲」,很有主見的她時常在分享時事看法與生活大小事,擁有不少死忠粉絲支持。但昨(7日)卻驚傳她疑似在住處服藥自殺,雖然警方打電話確認後,證實是虛驚一場,但今早她在臉書發文,自稱「想不開」,還要退出演藝圈!

600-2海倫清桃爆吃安眠藥「想不開」,將退出演藝圈。(圖/取自海倫清桃臉書/合成)

海倫清桃發文表示:「昨天吃安眠藥的事很抱歉,是我跟一位朋友說我想不開,於是他就打電話報警,我有一個故事要和大家說,說完這個故事我就會退出演藝圈當個平凡的人。」並在留言內打上很長一段故事。文章暗示自己曾經已婚又流產過。

1483837711334

海倫清桃發文自爆「想不開」。(圖/翻攝自海倫清桃臉書)

網友看到後紛紛上前關心,「不管怎麼千萬別輕生!」「桃子安全沒事最重要!」「加油,認真的藝人,做自己就好!」「我們不管怎樣都會站在桃子這邊。」

據《蘋果日報》報導,海倫清桃稍早做出回應,表示自己臉書被盜用帳號,她不會退出演藝圈。

《快點TV》提醒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給自己一個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海倫清桃故事全文:

事情要回到18年前,有一位台灣男生他姓戴,他有高學歷,淡江土木碩士,交大材料所博士肄業,花蓮人,曾經任職亞新工程顧問公司,南方澳的拱橋就是由他設計。

因為姊姊及父親接連過世,於是他只能暫停博士班學業在顧問公司上班。

他長得也算一表人才,身高175,因為個性內向在與女朋友分手後決定以最快速的方法結婚,於是他決定前往越南胡志明相親。

他看報紙找到一家位在新莊的婚姻仲介,老闆看他學經歷非凡,不敢隨便介紹一般的越南新娘給他,於是就將公司的樣板新娘介紹給他,他看了覺得投緣就和公司請了一星期的假到越南胡志明市相親,當時他34歲,已離開亞新工程顧問轉往位在松山的立永營造任職經理一職。

戴先生到了機場來接機的是一位台灣人,他人稱之為”老劉”,是早期到越南從事錄影帶生意,後來成為了台灣仲介的越南接待人員。

這次來相親是是其中的妹妹,她名叫”阮瑞夢銀”,老劉帶他們一行6人(包括一位仲介的助手)到圓環旁的海鮮餐廳吃飯,飯後就回到飯店附設的卡拉ok唱歌。

戴先生被安排住在八通海路上靠近圓環婚紗街上的一間三星級”凱旋”旅館,晚上就由老劉帶來一對姊妹和她們的媽媽。

因為是和樣板新娘相親,仲介那邊並未安排任何行程,只告訴這位戴先生在何時前往,有人會在胡志明市的舊機場接他。

在唱歌時原本是相親對象的妹妹阮瑞夢銀,也許是年紀小(18歲)亦或是認為這位戴先生與姊姊更加合適,加上姊姊與這位戴先生一見投緣,就把姐姐變成了相親對象。

戴先生因為姐姐個性較為活潑,剛好與他的個性互補 ,對於這樣的突然安排也就沒有反對。

(請大家暫時不要留言,讓我在回應區慢慢講這個故事。)

這對姊妹姿色美艷,在越南萬中選一,所以她們能靠著當樣板謀生,也因此有了國語的基本能力。

姐姐一下子要戴先生買北京狗,一下子又帶他到安東市場買玉珮項鍊,在戴先生回台灣的前一天又幫這個家庭買了一整套sony落地音響,一向孤傲的姐姐受到這位台灣來的男生的大方感動,在最後一天以身相許。

姐姐跟戴先生說”你要趕快來救我”,當時的越南無論經濟環境和社會秩序真的說是水深火熱也不為過,於是戴先生在相隔一星後就又來到胡志明市。

這一次前來戴先生準備了單身證明 無犯罪紀錄和5000美金,打算要把這位姊姊娶回台灣。

這對姊妹家庭還算不錯,住在第五郡有兩輛機車,姐姐用其中的一輛三陽機場載著戴先生繞整個西貢區,一整下午把戴先生曬的七暈八素,原來是當時西貢還沒有什麼可以逛的,他們只能不斷的騎車看市區風景。

隔天戴先生把從台灣帶來的證件交給了當地的代辦吳先生,這位吳先生也是台灣人,為何不是先前的老劉呢? 那是因為姊姊說不要讓老劉賺那麼多,所以才找到他們的台灣朋友老吳,老吳在台北的南京東路一段開家旅行社專辦越南的婚姻。

隔天一早姐姐一個人來到旅館找戴先生,問他是否能帶她去買小老虎,到了菜市場戴先生才知道原來小老虎是隻北京狗。

戴先生工作的地點被轉往宜蘭,他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從基隆社區坐三段車才能到公司,晚上八點才回到家,姐姐受不了這樣孤獨的環境幾次想從六樓跳下輕生,戴先生只能辭掉一個月9萬的工作回家接工程設計案來謀生。

1999年4月姊姊的外婆過世,這時候姐姐已有三四個月身孕,戴先生體諒姊姊剛來不到1個月就又幫姊姊買了回越南的機票回去幫外婆守七。

姐姐在回越南的第五天流產了,戴先生趕到越南陪她一起,因為姐姐有心臟疾病和氣喘,在引產過程風險倍增,姐姐娘家就在外婆家隔壁,都只有兩三坪大小 ,戴先生沒去住旅館陪著姐姐在外婆家的涼椅上度過了危險的一夜。

丈母娘沒有老公,是家族裡的大姊,外婆的喪葬費一手包辦,把我給的聘金和原本要用來請喜酒的全部5000元美金整都用來為外婆土葬,戴先生有點驚訝,他自己台灣的父親和姊姊的喪葬費加起來都沒有姐姐外婆的多,尤其那還是丈母娘家全部的財產。

在1999年到2004年之間,除了姊姊每兩三個月就要回越南一次外,5年戴先生總共帶姊姊去了泰國10次 印尼一次 巴黎3次 日本3次 韓國一次,另外還讓丈母娘和妹妹來台灣玩一次,一直到2005年為止。

戴先生看姊姊對表演藝術有天分,於是在2002年幫姐姐報名了優凱模特兒比賽,姐姐從1500名參賽者進入最後五名決賽,從那刻起正式的踏進台灣演藝圈。

那時候優凱經紀把姊姊包裝成港模,大大小小的工作也是有的,直到一次在遠企飯店的丁字褲秀,姐姐天性保守於是拒絕這項工作,接著就被公司冷凍,直到2005年回越南的一次試鏡,姐姐從此踏進了越南演藝圈。

姐姐和老公說自己很野,如果老公不跟在身邊她一定會有問題,如果老公無法陪她一起到越南,姊姊說就放棄那到越南拍戲的念頭。

戴先生心疼姊姊,雖然自己是博士班肄業,但跟姐姐的表演天分相比是微不足道,於是戴先生請母親從花蓮搬到基隆幫忙照顧家裡的龍魚和一隻獒犬,戴先生和姐姐就從2005年7月開始了越南演藝圈的血淚生活。

姐姐來到台灣和戴先生兩人住在基隆,戴先生還有一位母親及弟弟住在花蓮,看到這裡大家就明白了姊姊是誰了。

姐姐的第一部戲是女配角,每一場戲的酬勞是台幣一千,一場戲雖只要拍一天就可以拿到台幣一千,但是那一部戲三個月期間總共才15場戲而已,姐姐是拍一場休息七天,等戲是非常辛苦的事,2005年時越南手機還是少有,所以戴先生和姐姐就要整天待在片場等隨時來的通告,跟通告說能不能集中拍還被當眾人面前開罵”妳以為自己是大牌嗎?”。

戴先生因為是台灣人,在越南人眼裡台灣人是有錢,戴先生因為不擅穿著被越南劇組排擠,一個人站在拍戲的別墅外面,從白天到黑夜,一部戲拍多久,戴先生就常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多久。

白美金的男主角李雄有一次和戴先生說”你這樣跟前跟後會影響姐姐的演藝事業”,戴先生從那天起就在胡志明市的街上流浪不敢再和姐姐一起到片場,第二部戲改由妹妹當助理。

因為戴先生已無正職工作,又要三不五時的支應越南娘家那裏,姐姐極力反對老公這樣做,戴先生還是每兩個月讓姐姐回越南一次並帶些錢給娘家,戴先生跟姊姊說”老公有能力一年帶妳出國兩次旅遊,妳可以選去泰國或是回越南看母親”,姐姐後來都是選擇回去越南,不只是兩次,在戴先生和姐姐結婚的前面幾年幾乎越南娘家那裏不到一個月就會發生大事情,戴先生愛妻心切只能咬緊牙關讓姊姊一年回去五六次。

戴先生靠著在台灣的幾個顧問職免強維持姐姐在越南的拍戲開銷,他常常在鄉下的路邊突然接到台灣工程公司的電話設計要求,隨地拿起一張紙就在地上計算起來,那時候戴先生的顧問設計多半是路燈燈桿伸縮縫這樣簡單的工作,所以不需要太多的工程規範書參考 ,計算完畢後就設法找傳真機或網路傳給台灣交差,因為不是電腦打字又是在路邊潦草的計算,一年半後戴先生在台灣的3個顧問職全部被解聘。

因為戴先生的母親已年近70,戴先生在越南是心力交瘁,只能半個月就和姊姊回台灣一趟,有一次戴母在散步時不慎跌破骨盆,戴先生淚灑越南機場,看姐姐不捨就沒有離開越南,陪姐姐一直到那一部戲拍完為止。

好在還有花蓮的房子,在母親和弟弟的同意下,戴先生賣掉花蓮的房子再延長基隆的房貸才足以支應越南的五年開銷,戴先生在理財上也算獨道,靠著花蓮的賣房所得300萬,幫姊姊買了超過兩三百萬的手錶包包行頭,有了行頭這樣才能在演藝圈立足。

因為越南丈母娘和妹妹看每次戴先生從台灣回來都幫姊姊帶行頭而沒有等比例的給她們,於是嫌隙日深,姐姐和丈母娘及妹妹溝通說這已經是我所有的錢了,你們看戴先生都一直在越南又沒有工作還要半個月就坐飛機,可是丈母娘和妹妹不諒解。

姐姐的才華沒有受到埋沒,每一部戲都是當年越南的收視冠軍也得到獎項的肯定

丈母娘責怪姊姊的得獎獎金沒有分給他們,在一次小爭吵中隔天找人拿著鐵棍上樓來致我們於死地,姊姊和戴先生趁機逃跑,因為戲服全沒有帶走,姐姐打電話給妹妹,妹妹說”妳也有今天啊”

被丈母娘家殺出來是2008年底的事,姐姐拍完了第8部戲後和戴先生回台灣整整一年不敢再到越南去,一直到2009年10月才又在恩師導演的邀請下回去拍了第9部戲”命運”,殺青後回到台灣不久戴先生的母親就死了,從那時候姊姊就斷了越南演藝路

戴先生和姊姊回台後相依為命,沒有錢又沒有工作,戴先生陪姐姐到處去試鏡,一個人在車子上等,上百次試鏡,戴先生就在車子裡等了數千個小時,等到戴先生肝指數爆表一整年全身痠痛 ,嚴重時還在地上爬行

已經回來台灣5年了,還是賺不到錢,近一年姐姐認識了一位名叫張忠孝的富二代,藉由張的介紹認識了獅子會的富二代,姐姐從 11月起開始獨自開車出門,常常到半夜才回家,有時她會打電話問戴先生是否要晚上結束工作時到台北會合吃飯,戴先生也都開著另一台車前往台北和姐姐吃飯,然後開著各自的車回家

戴先生和姊姊從1999到2017結縭了 18年,因為演藝圈的現實,姐姐只稱戴先生為哥哥

戴先生陪姐姐當了18年的哥哥,今年戴先生已經52歲

姐姐在台灣一個經紀換過一個,經紀只發新住民的工作給姐姐,姐姐拍戀戀木瓜香拿6萬 候鳥來的季節9萬,後面的幾部作品每有一部是超過10萬,他們前兩年就把母親車禍的第三責任險全部用光殆盡(另一半是分給弟弟),2011年的中秋時分戴先生的弟弟自殺了

戴先生是個隱形人,他這18年沒有朋友沒有社交活動,當姊姊在外工作或應酬時,戴先生就在附近的車子上等著姐姐傳來的活動照片修圖寫臉書發文

去年初姐姐拍了民視的新娘嫁到受到民視長官的肯定,民視郝經理跟姊姊說有一部家有外國妻要找姐姐演,前提是必須簽給民視旗下的鳳凰藝能

戴先生在姐姐的每一個表演場合只能在台下充當個粉絲,乘機幫姊姊拍照上傳臉書文章,回台灣的五年姐姐至少辦了10場記者會生日會,戴先生只能在另一處不被注意的街角等候姊姊,他愛護老婆從來不能當面和大家一起說聲生日快樂

因為姊姊和戴先生這幾年都遇到不好的經紀,所以和郝經理磨合了半年才在6月簽下經紀約,沒想到新戲一直沒有著落,民視彷彿把姐姐忘了,這以後所有的工作都是別人主動來找姊姊的。

姊姊在2014曾主持過一整年由移民署外配基金投資的”愛上這一家”,之後連續兩年由TVBS拿走做不同型態的節目,
上個月姊姊從經紀人那裏得知2017的愛上這一家由民視得標,但是民視卻沒有把這少得可憐的新住民節目交給姊姊,連助理主持都沒有分,上星期移民署十周年慶也沒找姐姐這個新住民代表,為此姐姐深受打擊

姐姐在台灣一個經紀換過一個,經紀只發新住民的工作給姐姐,姐姐拍戀戀木瓜香拿6萬 候鳥來的季節9萬,後面的幾部作品每有一部是超過10萬,他們前兩年就把母親車禍的第三責任險全部用光殆盡(另一半是分給弟弟),2011年的中秋時分戴先生的弟弟自殺了。

後來戴先生又把房子再貸款,也向保險借錢, 才能勉強撐起在台灣的生活和門面。

-------------------------

前天蘋果的泡湯直播大受歡迎,姐姐很高興,姐姐這幾年來一直問戴先生這個問題”為何我們都賺不到錢呢?” 每周的桃子幸福週記是無酬,東網一篇500港幣(1900元),都已經做一年多了。姐姐應該是除了正版林志玲以外最多報導的藝人,可是姐姐沒有拍到一個電視廣告,連代言也只有兩三個。

因為是和樣板新娘相親,仲介那邊並未安排任何行程,只告訴這位戴先生在何時前往,有人會在胡志明市的舊機場接他。

姐姐在台灣就像個棄嬰。

※非讀不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