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國聯準會(Fed)升息的靴子落地後,會後聲明對經濟成長表示肯定,及計未來3年將升息9次,代表升息趨勢確立,投資布局指向長期表現具低波動、高夏普值特性商品,觀察ML美高收指數過去10年表現,夏普值0.55、波動度8.95%,較美股S&P500指數夏普值0.36、波動度15.26%,明顯更具吸引力。

日盛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曾咨瑋表示,因美國潛在的擴大財政支出,及經濟成長持續都對高收益債發行企業的基本面有所支撐,更能有效減低違約的可能性,高收益債券可以給予投資人相對較佳之收益率;且高收益債較高的信用利差,可作為未來美國聯準會升息的緩衝。

台新全球多元資產組合基金經理人謝夢蘭指出,全球高收益債券去年創造雙位數報酬,導致信用利差明顯收斂,目前來到388個基本點,距離2008年金融海嘯後的最低點,只有0.29%的差距,因此,近期出現獲利了結賣壓實屬正常。不過,若把時間拉長,可發現2004~2006年,全球高收益債信用利差大多介於300~400個基本點之間,因此目前的信用利差並未過於昂貴。

後續隨著企業公布去年第4季亮麗的財報、違約率續降,特別是美國和新興市場,全球高收債後市仍有表現空間,逢低可適時布局。

富蘭克林坦伯頓穩定月收益基金經理人愛德華.波克指出,聯準會逐步引導利率正常化,預估將推升美國公債殖利率溫和走高,經驗顯示,當美國10年期公債利率上揚期間,高收益債挾高利差優勢仍呈現上漲行情。信評機構穆迪預估今年底美國高收益債違約率將由2016年的5.1%降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