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緣自「司法關說」案的兩件馬英九洩密案,柯建銘自訴案一審判無罪;柯向北檢告發的,卻起訴馬英九。持平而論,被訴洩密、違反通保法、個資法等罪,都是法定本刑3年以下,屬刑法61條的輕罪,如果馬英九不是前總統馬英九的話,這種輕罪,根本不會被起訴。

五院院長層級涉及司法關說,不僅攸關公益,民眾也有知的權利,國家領導人獲報進行必要處理,我們的檢察官,僅以一般公務員洩密的心態,甚至如坊間以政爭視之,毫無憲法高度的意識。

尤其,不少人無視「關說」對國家、社會之惡,反高度關注馬王之爭,無怪馬英九會感嘆「關說司法的沒事,調查關說的遭殃」,是何其荒謬。

以馬英九被訴未來待審的罪名,都是法定本刑3年以下的微罪,依刑訴法規定,檢察官可參酌動機、目的、手段等,予以不起訴,也可緩起訴。縱使起訴,法官也可以社會公益的考量,對這類微罪判決免刑,刑法的思維,正是罰其當罰。

唐朝名相魏徵,在「諫太宗十思疏」,提及「恩所加,則思無因喜以謬賞;罰所及,則思無因怒而濫刑。」旨在勸為君者,賞罰公正,不可因一己的喜怒就隨便重賞或濫罰。

面對馬英九8年的執政,或許是藍綠都有人不喜歡馬英九,但不喜歡他,也不該讓法律適用標準因人而異,北檢起訴馬洩密,不啻是司法和社會資源的浪費,更是增加社會對立。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