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人說,對書來說,現在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數位閱讀、網路社群媒體興起的今日,閱讀的需求被刺激、提升,只是紙本換成了手機、平板,人類的閱讀習慣已然改變。「一本成功的書,必須讓人想要收藏」這句出版界的老話,在今日看來除了取決於內容,「設計」也成為帶動出版業的推手。

對裝幀設計師劉曉翔來說,書愈難賣,它的「門面」反而愈被重視,這也就讓設計師有更多機會,為一本書量身打造,讓它不至於在書群中被淹沒。不僅是在大規模的市場如此,小規模如台灣,書籍設計對需求也與日俱增。

曾以《直到大地的盡頭》、《我的名字是光》入圍金蝶獎的設計師賴佳韋更以自己做《再見楊德昌》為例,未來書籍跨界結合音樂、影像大有可能。「當書不再局限於視覺、觸覺,設計和閱讀也會變得更豐富立體。」

台灣新生代的設計師廖韡則認為:「一本剛剛好適切主題內容的書,就是值得收藏的書。」裝幀設計最終不繁複加工或用多好的紙,而是選擇最適合一本書的內容的開本與加工方式,在於回歸到美學,以及在地性的特殊文化感。

當「中國最美的書」持續地在國際舞台上獲得「世界最美的書」肯定,實則意味著中國設計師「基因」中所賦予中國書籍的文化內涵,已成功以設計的語言轉化為自身的美學。只要能透過內容、自身文化基因延伸出有趣的設計,書在任何時空背景下,都有著被收藏的價值,人們對於買紙本書的欲望,仍會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