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眼鏡弱掉了! 這個以色列大男孩打造出《鋼鐵人》全景互動世界

來自以色列的Meta公司執行長Meron Gribetz,為了讓電腦使用者擺脫螢幕,用更直覺式的動作,操控作業系統,他招募了負責電影《鋼鐵人》設計界面的成員與多名專家,結合AR技術,讓使用者只要戴上AR眼鏡,就能和眼前的景象互動,猶如《鋼鐵人》全景視角成真。

▲Meta技術示範影片。(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Meta的創始人兼執行長Meron Gribetz,曾獲選2016年《麻省理工科技評論》的35個創新者之一,談及他一開始最初的計畫,就是為了讓公司Meta的辦公室徹底擺脫電腦顯示器,他的公司以生產創新的擴增實境產品而聞名。

Meron Gribetz在以色列出生和長大,曾在多國創業公司工作,2009年,他在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修讀了計算機與神經科學,後來加入以色列國防軍的一個科技精英團隊,參與並領導了軍用擴增實境設備的研發。

他在哥倫比亞大學念書時,曾提出了一個「自然機器」的概念,希望可以用更直觀的界面取代鍵盤,滑鼠和觸控螢幕。但在研究結束之前,就先離開了哥倫比亞大學,後來他就將他的「擴增實境」計畫提升到另外個新境界。

222
▲Meta Pro的最新原型。 (圖/翻攝自SMH)

根據《EE times》網站報導,Gribetz談論他為何創造VR眼鏡的靈感,來自於2011年冬天,在美國紐約市的某個酒吧裡,當時他與同事面對面討論事情,突然那個同事的手機響了、他接起電話,於是那支手機打斷了他們的對話,注意力因此受到干擾。

同時,在酒吧房間的另一邊,有人是拿著手機分享Instagram照片給旁邊的朋友看。所以只是因為手機顯示螢幕朝著不同的方向,Gribetz與他的同事被手機隔開,讓他啟發了應該要融合所有螢幕在同個空間裡的念頭。

333
▲Meta可以使真實的動作影像遊戲變得更加真實。 (圖/翻攝自SMH)

從生活中的這些小事件,讓他啟發了「我們應該利用機器把我們的工作、甚至是概念性的工作在現實世界呈現」的念頭,而不只是將這些機器握在手裡,不管是用智慧型手機或是桌上型電腦;也就是說,他渴望能以環繞全像投影(holographic)方式來討論工作,與人溝通、分享與談合作。

444
▲Meta推出的技術可以拿起來虛擬雕塑的概念圖像。 (圖/翻攝自SMH)

Gribetz為了完成這個理念,招募了來自拉斯維加斯的知名視覺藝術設計師Jayse Hansen負責《鋼鐵人》「馬克7」 UI設計的人員,以幫助公司設計使用者界面。

555
▲電影《鋼鐵人》。 (圖/翻攝自YouTube,下同)

此外,他還邀起了其他專家開發與研究,包括了「可穿戴計算之父」史蒂夫曼Steve Mann,擔任首席科學家,早在1980年代他就製作了類似Google Glass的產品,能以「第一人稱」記錄周邊事物。

666
2012年,Meron Gribetz創立了Meta,第一代產品Meta Glass曾被稱作「超越Google Glass的AR眼鏡」,2013年,這款產品在群眾募資網站Kickstarter上進行募資,募到了19萬美元,是原定目標的2倍。根據報導,在實驗室閉關研究了兩年後,Meta團隊終於寫出了適合3D封閉算法,以實現現實和虛擬世界的同步效果。

隨後,Meta不斷研究開發,又推出了第2代產品Meta Pro,造型更時尚,且鏡片更輕薄只有2mm。更重要的是,新功能可以讓使用者能隨時徒手在空中構建3D圖像,再透過內部的3D虛擬實境處理器進行呈現,最後與使用者眼前的現實場景進行疊加並進行互動,達到擴增實境的效果。

777
▲Meta 2 AR護目鏡。(圖/翻攝自Meta官網)

值得一提的是,操作Meta Pro時不需要靠手指觸摸眼鏡,而是透過手勢操作,再結合其他設備,就可以玩遊戲、繪圖。然而,當時的Meta Pro的產品表現並沒有Google Glass來得好。

2016年,Gribetz在TED專題演講影片裡,親自示範了如何以直觀的自然手勢存取、操作並分享3D數位全像資訊;他是利用Meta的Meta 2頭戴式裝置,開發套件之神經科學驅動介面(neuroscience-driven interface),進行「玻璃大腦(glass brain)」研究專案。


▲Gribetz在TED專題演講影片裡,親自示範戴上眼鏡後的影片。(影片/取自YouTube,若遭移除請見諒)

Gribetz開發新產品的雄心,讓科幻電影才能看到的場景出現在現實世界裡,總而言之,他所開發出AR技術,具備能讓使用者朝著更強、更直觀的方式,帶領我們使用者體驗推向一個全新層次。

▶▶文章來源:智慧機器人網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