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年39歲的長庚科大體育系副教授林彥均,從小立志當一名運動員,卻在9歲那年因中耳炎左耳逐漸失去聽力,靠著助聽器,花比平常人更多的時間練習高爾夫,終於當上大學體育教授,卻在四年前連右耳都失去最後的聽力,嘗試過針灸、吃中藥、戴上十多萬的助聽器都沒用,最後透過手術植入人工電子耳,如今終於能和學生正常聊天,並持續童年的夢想。

電子耳基金會、中華民國兒童慈善協會、中華民國聲暉聯合會、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等多個民間團體昨天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感恩音樂會,邀請植入人工電子耳的家庭成員分享心得。

現於長庚科大擔任體育系副教授的林彥均說,因為聽不清楚,小時候常被同學歧視,有時明明是聽不清楚老師說什麼,卻被質疑是「對老師不禮貌」而被當眾羞辱。外界的不理解,常令他沮喪,靠著成為運動員的信念,即使左耳聽力受損影響平衡感差,就花比別人更多的時間練習,沒想到四年前,連最後的一隻耳朵都失去聽力,讓他慌得不知所措。

「為什麼是我」,也曾不斷質疑自己命運的林彥均說,自己嘗試了各種方法,最後透過植入人工電子耳恢復八成聽力,加上學生的理解,願意以較慢的速度和他溝通,才讓生活回到正軌。

另一名國小五年級13歲的張琇評小妹妹,因為聽力受損,比同齡小朋友晚讀一年。媽媽廖文鳳說,琇評在三歲時,因為感冒導致中耳炎後,聽力急速下降,後來才發現罹患聽神經病變,完全聽不到家人叫喚,也錯過了整個語言學習黃金時間。直到四歲,自費六成裝了電子耳,「等了五年,我終於在母親節前夕聽到她叫了第一聲的媽媽,真的好感動。」現在張琇評還開始學習跆拳道,活潑模樣就和一般小朋友無異。

中時 鄭郁蓁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