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昨天發生為總統府家庭日,卻發生呂姓男子持著軍史館偷來的武士刀,砍傷總統府憲兵。對此,自由作家洛杉基表示這「讓我想起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如果他能連闖五關進軍史館拿刀,怎不能連闖五關進到大內刺秦王?歷史上,每遇王朝岌岌可危,各種怪異天災人禍就會一一出籠。這似乎就能解釋最近發生的種種異象。

洛杉基表示,憲兵被拿著武士刀的嫌犯砍傷,想起父親曾說過與武士刀有關的親身經歷。一個日本軍官手持用武士刀刺向他,他身邊的戰友毫不猶豫地用雙手抓住這把武士刀,試圖救他一命。這時這個日本軍官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故意將武士刀旋轉一圈,然後緩緩抽出,讓這個戰士的雙手變成爛蕃茄,鮮血直流。幸好援軍及時趕到,讓兩人都活了下來。

而這位受傷的總統府憲兵幸好沒有生命危險,也讓我不禁想到父親那個苦難的時代,他投筆從戎保家衛國,把生死置之度外,卻在老年遭受皇民台獨們的羞辱,與政府粗暴的年金改革。

另外,洛杉基也認為這「讓我想起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如果他能連闖五關進軍史館拿刀,怎不能連闖五關進到大內刺秦王?歷史上,每遇王朝岌岌可危,各種怪異天災人禍就會一一出籠。這似乎就能解釋最近發生的種種異象。

中時電子報 中時電子報/陳怡文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