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肝硬化病魔糾纏 老美陶藝家夏沂汾柴燒陶藝令人驚艷

Evan Shaw,中文名字叫做夏沂汾,1952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祖父Melton Summers清朝末年來到中國,曾任職於清廷及中華民國北京與江蘇郵務局,夏沂汾從小耳濡目染東方文化,熱衷雕塑藝術。1988年來台灣工作,開始接觸陶藝,從摸索、收藏、到建窯和製陶,從此,泥土、柴火和陶釉佔滿了他的生活。

「我的陶是我與窯共創的結果,窯中的任何變化,都會加倍反映在器表,充滿挑戰。」夏沂汾說。他的窯是用柴燒,每一種木頭,在窯當中燒出來的落灰量都不同,落在陶藝作品上,就會呈現不同的釉色變化。可以說夏沂汾每一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成為夏沂汾在陶藝上的特殊藝術性。

夏沂汾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曾鑽研小乘經論多年。就在前幾年,夏沂汾突然暴瘦,被醫生診斷出肝硬化末期。最長只能再延續四年壽命。夏沂汾才猛然發現,學佛這麼多年,對生命的無常卻是這麼茫然。在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接受之下,夏沂汾成為他的弟子,面對生命的重大課題,讓他創作靈感源源不絕,作品也趨向成熟。

從夏沂汾十五年前的作品跟現在相比,就有明顯風格上的差異。「過去的我個性力求完美,作品的表面是光滑的;但現在我體會到生命有起起伏伏,就像我現在的作品,表面起起伏伏,如同生命一般。」夏沂汾用不太輪轉的中文,跟我們解釋。

他製陶從建窯開始。沒有拜師學藝,完全無師自通。建窯燒陶的知識,都是模仿中國古窯而來,從摸索中累積經驗而成。二十多年前,夏沂汾建了第一座兩室窯,其後因窯室太大,而改建單室窯。窯址依山而闢,在山坡上挖掘隧道般長洞,好讓大部份的窯磚都能被土包覆,加強保溫效果。

夏沂汾製陶,堅持用「野生土」,特別是未經精淘處理的臺灣苗栗土,他喜歡用落灰較豐富的松杉等軟木為柴火,以超過1300度持續高溫,還原出野生土中原有礦元素,在窯中與柴灰結合,產生天然豐富的釉色,相映著陶器粗獷的質地,樸拙中帶著天然釉彩的陶器由是出現。有人形容:「夏沂汾的作品在徒手塑成的樸拙造型與釉色自由流淌的隨機趣味中,隱含了禪宗的幽玄美學。」

Birth in Fire—Evan Shaw的柴燒陶藝

展覽時間與地點:2017年9月2日~27日 台北國父紀念館二樓 文華軒

中時電子報 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