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薛之謙要求李雨桐「墮胎錄音檔」遭公開:我名譽會掃地

大陸歌手薛之謙演唱《演員》爆紅,日前公開復合前妻高磊鑫,卻遭網紅李雨桐爆料騙色騙財。薛之謙也親上火線澄清,坦承曾與李雨桐交往,並認了李雨桐曾為他墮胎,但絕對沒有婚內出軌,更沒欠她錢。對此,李雨桐今(22)日怒反擊,曝光一段錄音檔,疑似聽到薛之謙的聲音,要求女方打掉小孩,更說「如果孩子出生,我的名譽都會掃地。」

觀看錄音檔請【點我

2017-09-16_10241221

▲李雨桐曝光薛之謙要求墮胎錄音檔(合成圖/取自微博)

薛之謙昨日發文「無論說多少遍,謊言是掩蓋不了真相的」,曝光和李雨桐2013年的對話記錄,暗指女方曾劈腿。他也坦承,2015年夏天與李雨桐決定分手,此時她卻告知懷有身孕,考慮雙方感情已經無法修復,在當年9月4日晚間,兩人達成共識墮胎,當晚李雨桐母親卻要求5000萬人民幣精神損失費,之後更多次敲詐,最後曝光以200萬人民幣(約新台幣914萬元)作為精神賠償的簽字同意書。

對此,李雨桐今早發表2篇文,首先曝光疑似薛之謙要求她墮胎的錄音檔,內容提到,當時爸爸得知事情經過,約了薛之謙和薛爸見面談話,男方則表示,因為高鑫磊懷孕所以結婚,承認要李雨桐幫忙負擔離婚費用,更要求對方墮胎,「孩子不能夠生下來,因為網友都是不理智的,包括我的名譽會掃地」。李雨桐更稱。當時買的2台車都是為了公司而購入,薛之謙買車送她並非屬實。

2017-09-22_143926

▲李雨桐公開轉帳記錄,透露自己當時罹患憂鬱症,曝光自己的病例(合成圖/取自微博)

薛之謙還提到李雨桐控制慾很強,嚴重干涉自己的生活、工作,久而久之形成壓力,再加上對方想要公開關係,更不用談結婚,因為要先處理和高鑫磊離婚問題,令他說「我只要離婚那是很大的新聞,我說我面對離婚的事情,你再讓我公開結婚真的是要我死,我們倆都沒有好結果」以及和女方合作生意的股權方面細節。

李雨桐表示,當初會懷孕,全因薛之謙聲稱想讓爸爸抱孫,但和高鑫磊又遲遲無法離婚,因此希望她先生孩子,可以讓父親圓夢,又證明他想永遠和女方在一起的決心,使李雨桐聽信,才會瞞著父母懷孕,沒想到最後卻淪落被甩、要求墮胎。至於原因,李雨桐解釋,因為高鑫磊陸續拿到錢、房子後,竟翻盤說從沒想過要離婚,若真的要離,必須再給1000萬,所以薛之謙才會出此下策。

最後,面對薛之謙指控她曾劈腿,李雨桐表示,她出軌道歉的聊天紀錄是偽造的,自己在交往過程中沒有劈腿,反控薛之謙控制慾很強,因此不可能有機會偷吃,講述某次難得和女性朋友聚餐,傳了一張合照給他,他竟馬上打電話說「你旁邊有男的!」,令她無解都是女生,哪裡來的男的?他才說:「你隔壁桌有男的」。(更多新聞就在中天快點TV)

以下為李雨桐微博全文:

關於對方提供的轉賬記錄,因為當時店舖收入是用支付寶內的錢,提現到薛之謙的銀行卡或財務銀行卡,再由財務轉賬給我作為店舖分紅,所以2張匯款截圖中218萬加333萬(其中兩張圖時間金額重複),也都是我運營淘寶店舖應得收入,包括圖片中也寫明了是分紅。至於和他商量好去共同承擔的離婚費,則是在我拿到分紅後由個人賬戶轉給薛的個人賬戶。

因為我們的戀情在公司內是隱瞞的狀態,包括做財務的薛之謙表妹都不清楚我和他私人的事情,何況他和我要錢是要給高的離婚費,更不會讓人知道。

在這我需要澄清,從我第一次發聲至今,我都是說明共同承擔離婚費用。從未說過是薛之謙欠我1000萬,事實上他一再強調說不欠我1000萬是沒錯,因為我承擔了共約300萬。

除了銀行轉賬外,有幾次他還會直接從我家裡取走現金,為了拿現金方便,他還特地買了一個很重的RIMOVA手提箱。他說很喜歡把現金裝滿手提箱,就像電影裡交易的場景一樣打開一剎那看起來很帥。

而關於買車的事情是這樣的,當時我們用淘寶共同的收入購入一輛淺藍色馬自達小型商務車作為工廠運面料使用,另一輛是墨綠色MINI 標配版作為設計部門採購用,兩輛車的價格均為16萬左右,價值等同。馬自達的車主是薛的父親,MINI的車主是我,所以完全不存在私人買車送我這一說。

陪他在美國和台灣九份等地拍攝MV、還有參加各種通告時,我的身份就是造型師。他所穿的奢侈品衣物、都是我私人為他購買,價值近百萬,也從未打算要回。

回應中開頭的一張聊天截圖純屬捏造!網友們也都已經發現之後其他證據的各種P圖漏洞了,我在與薛戀愛的期間內絶無出軌。
他和我剛在一起時,對我可以說是瘋狂的管束。比如有一次我難得和女生朋友們聚餐,拍了一張合照給他,他馬上一個電話打來說:你旁邊有男的!我說都是女生哪裡來的男的?他說,你隔壁桌有男的!!諸如此類。而且絶不允許我接任何與演藝有關的工作。到後來我們就是互相的很緊的約束,在這樣的關係中我根本不可能也沒有想過要出軌。看到假截圖的時候實在覺得可笑至極,而且當時我連走路都困難,如何出軌?雖然聊天記錄他很巧妙的在文章中沒有署名,但也讓人聯想是我,這就是一種誹謗。

2015年9月28日網上曝光了薛之謙的離婚協議,當時我正和朋友們在韓國散心,我十幾年交情的好友看到這個事情,趕快拍了一張合照發到微博,只是因為不希望我被牽扯到離婚的事件裡。那天是我和這位韓國男生認識的第一天,當時並沒有和他在一起,照片中其實也可以看出我們的距離,只是為了避嫌出此下策。

上一條微博我有37萬的評論和5277萬的閲讀量,卻在熱搜裡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只是一個沒有背景的平民,要不是親眼見證,我根本無法相信有人會有這樣一手遮天的權力,就像影視劇中的黑暗勢力。在這樣的信息世界裡,我想,掌握了權利的人就是微博裡的“黑社會”!

我父母在我19歲時分開,之後我一直跟媽媽生活。那位身份特殊的阿姨,是我父親現在的伴侶。因為我和薛之謙之間是非正常的感情,是很難向家人交代的。直到我因身心受折磨,患上中重度抑鬱症,自己實在無法承受,才和父母坦然交代。

關於我與他之間孩子的事情,這是我這一生從未經歷過也是最深的傷害,這也是我第一次和最後一次提起。

當時薛父親渴望抱孫子,而我們之間也因為他遲遲無法離婚,多次產生矛盾。他便向我提議說,他想到了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我們生個孩子,這樣一方面讓他爸爸有個孫子抱,開心一些;另一方面我也無需再懷疑他和高之間的關係,也表明堅決要和我永遠在一起的決心。我考慮了再三,瞞著父母還是選擇了相信他。但是懷孕後他卻突然要和我分手並要求我拿掉孩子。原因據薛描述是因為高在陸陸續續拿到錢和房子後又和他說,她其實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和他離婚,如果要離,就再給1000萬。所以當他發現離不掉之後,意識到如果我們的孩子出生就會影響到他的星途,讓他名譽掃地。
我覺得他太兒戲,一氣之下就說如果你要拿掉孩子,就給我5000萬。我是知道他是拿不出的,我只是想保住我們的孩子而已。

手術後我父親才得知這件事情的經過,就約見了薛和他的父親。當時我父親已經從我口中得知了整個事情不止是“愛情”那麼簡單,還關乎了金錢糾葛和對我身心的傷害。也大致瞭解到了他的人品,怕他日後抵賴,所以對他們當時的談話進行了錄音。當時他們達成什麼協議我之前並不知情,也從未委託父親簽字,我也是在這次事件發生後才知道有錄音,並在週日拿到了這份錄音。

其實直至上條微博只要薛之謙捐款,為世界做好事,我並不打算發佈。但既然得到的不是一句道歉而是污衊和詆毀,迴避事實!顛倒黑白!所以我決定公佈所有真相!

作為一個身心受到深深傷害後曾患上抑鬱症的人,我非常瞭解這個病症的痛苦,經過兩年的積極治療,現在我已經痊癒了。希望所有正在遭受抑鬱症折磨的人,一定不要放棄希望。

最後,我很慶幸和感謝自己在經歷了多年的磨難後能重新站起來,接下來我也會積極樂觀的生活,追求最初的夢想。

(編輯/林育安)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