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雲林古坑咖啡積極發展20年來,興衰迭宕,即使榮景不若初始,但老咖啡人仍在努力,近年欣見第二代逐漸接棒,不論在栽種或在後端處理、烘焙部分,技術愈見純熟,甚至青出於藍,令人看見咖啡產業的希望。

日治政府從巴西引進咖啡後,在台東、花蓮瑞穗、高雄、雲林古坑與南投惠蓀林場試種,最後發現古坑品質最好,因而成為獻給日本天皇的貢品,「御用咖啡」別名隨之而出。然因島內喝咖啡風氣不盛,光復後咖啡經濟農場逐步荒廢,約20年前復興,古坑咖啡才又受到矚目,被喻為台灣咖啡原鄉,當時古坑華山咖啡大街不論平、假日遊客都很多。

或因盛名之累,也可能是產量供不應求,有不肖業者以外國豆混充,破壞古坑豆名聲,加上業者因循固守現況,未與時俱進轉型及提升,嘉義阿里山、台南東山等其他縣市咖啡迅速掘起,迎頭趕上,古坑咖啡褪去一枝獨秀的風光,相關產業也隨之式微。

即使咖啡風華不再,不少老咖啡人卻不信春風喚不回,低調但踏實地回歸精進栽種、烘焙等技術,近2、3年來漸漸回春,知名咖啡業者都各有粉絲擁戴。

最難能可貴的是世代傳承,嵩岳咖啡郭章盛有子郭志嘉承繼衣缽,且父子技術不分軒輊;獲得今年其他處理組金質獎的張孝慈,其父親張景科就是古坑桂林山海觀咖啡莊園主;桂竹林李契螢和華山橋頭堡咖啡沈漢暐則是6、7年級新生代,從這些年輕人身上,看見古坑咖啡新希望。

許素惠/雲林報導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