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何潤東、楊晴17日為兒福聯盟舉辦的「我有我的『霸』免權—反霸凌行動計畫」擔任愛心大使,兩人首揭深埋內心陰影,何潤東分享在加拿大讀高中時,因亞洲人身份常遭種族歧視,同學會辱罵並取笑他是Chinese Monkey(中國猴子),因他腳毛不像西方人濃密,也被嘲笑像女孩、娘娘腔,同學間的集體霸凌,造成他心理創傷,每天打完籃球後不敢跟其他隊員一起沖澡,陰影延續至今,現在他仍不敢在公共澡堂之類的地方洗澡。

何潤東坦言,這種被霸凌的傷害可能都是一輩子的,當時的他是靠著畫畫與運動自我療癒的,他從打籃球中得到宣洩,也透過畫畫進入自己的世界,「幸好我走出來,也長高了。」他最近製作、執導並主演TVBS《翻牆的記憶》,也是把當時被霸凌的心理感受投射在角色中,拍這樣的作品也是希望提醒更多家長要主動關心自己的小孩,因為被霸凌的小孩通常回到家是不太講的,只是會偶爾沈默。

他過去從未與任何人談及這段過往,現在事過境遷了,他希望年輕學子若也正跟他遭遇同樣不友善的環境,請試著去跟年紀稍長的人分享,透過把事情說出來,或許在克服的過程中就不會那麼難受。

除了遭遇校園霸凌,他進入演藝圈後也曾被某導演言語霸凌,何潤東說,他新人時期拍戲劇作品時,有一位導演非常針對性地天天罵他,且是「為罵而罵」,他有如對方的發洩管道,導演每天不睡覺、愛喝酒,隔天脾氣不好就狂罵他,他從一開始的陽光男孩,拍到後來,變得委靡憂鬱,眼神不敢直視他人,拍了四個多月,有長達三個多月幾乎每晚回房間都在哭,當時一度想要離開演藝圈。也因為太怕導演,拍戲冷到凍傷腳不敢說,他後來足足有兩年的時間,腳趾都是沒知覺的。當導演時 知道演員的心情必須好好呵護 向家長必須關心小孩的心理狀態

楊晴小時候因為是田徑隊常遭同學排擠,看到被欺負的同學會替他們打抱不平,但後來自己也變成被霸凌的人。她國一時,有次被班上同學撕作業簿,她一氣一下和對方打了起來,最後變成她被圍毆,鼻樑被打歪,現在還是有點歪歪的。兩人表示,透過最近正在拍攝的TVBS《翻牆的記憶》及出席活動分享自身過去遭霸凌的故事,希望能避免類似的憾事再次發生!

中國時報記者/林淑娟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