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社民黨黨魁態度放軟 梅克爾組閣現曙光

德國總理梅克爾籌組新聯合政府的談判,19日因自民黨突然退出協商而宣告破局,總統史坦麥爾見事態不對,恐怕要走到重選這一步,連日奔走與各黨尋求對話,近日似乎出現曙光。九月選後堅稱不會與梅克爾再組大聯合政府的社民黨黨魁舒茲受盡各方施壓,對與梅克爾組閣的態度有放軟跡象。

德國大選結束後,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DU)及舒茲擔任黨魁的社民黨(SPD)雖然仍是德國兩個最大政黨,但得票率均是自二戰以來最低。當時舒茲堅稱該黨不會再與基民盟合組大聯合政府,要擔當反對派領袖的角色,以箝制首次躋身國會的極右派「另類選項黨」(AfD)。《香港01》新聞網23日指出,實際上舒茲明顯是不想再為基民盟和梅克爾「抬轎」,借割蓆換取政治空間,為下屆選舉成為執政黨鋪路。

德國總統向來只是象徵式的國家元首,但如何行使職權有很大酌情空間。在梅克爾陷入組閣危機的當下,史坦麥爾決定站起來。他先前要求各政黨領袖重新考慮他們的決定,並再嘗試組閣,繼而在21日分別與自民黨及綠黨會面。兩黨未有公開談論會面內容。

《香港01》新聞網23日報導,自從基民盟與自民黨及綠黨就組成「牙買加」執政聯盟的談判破裂後,德國國內對於基民盟和社民黨組成大聯合政府的呼聲日漸高漲,令一直執意不與梅克爾合作的舒茲受盡各界壓力。舒茲20日仍重申不會成為大聯合政府中的少數拍檔,又表明社民黨不會逃避重新選舉。

舒茲的強硬態度卻引來黨內人士不滿。黨員卡爾斯(Johannes Kahrs)批評舒茲太衝動,「我們不應該立刻選定一個選項,應該先花時間衡量當中利弊」。黨內國會議員拉巴努斯(Martin Rabanus)亦認為,社民黨應重新考慮所有可能性,「對民主最好、對國家最好的決定才是最重要」。

舒茲也受到黨外壓力。代表綠黨的國會副主席羅特(Claudia Roth)懇請社民黨接受大聯盟的方案,認為這樣做是「對大選結果負責」。

到了22日舒茲態度似乎有所放軟,「社民黨非常清楚在目前這困難處境中的責任」,表示在未來數日或數星期內會有「好的解決方法」。總統史坦麥爾23日會與舒茲會面,預料勢必對舒茲曉以大義,令他回心轉意。

舒茲之所以一直不願意加入新政府,其中一個理由是不想讓另類選項黨成為最大反對派。可是如果梅克爾真的在沒辨法之下選擇重新選舉,基民盟和社民黨兩大黨或未必可取得同樣成績,結果還有可能更差,甚至是出現無法挽回的局面。

《香港01》新聞網指出,有分析認為,社民黨加入政府能夠令他們得到更大籌碼,要求基民盟在社會保障計劃中作出讓步,擴大醫療保障;另外亦可以向梅克爾施壓,讓德國與法國更積極而有力地團結整個歐元區。

梅克爾的幕僚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認為社民黨「正在掙扎中」,呼籲「旁觀者」不要干預社民黨。意下之言,梅克爾正期待舒茲和社民黨回心轉意,挽救目前的組閣危機。

「牙買加」組閣談判失敗,令梅克爾只有三種選擇,一是重新舉行大選,二是組少數政府,三是繼續談判。先前梅克爾已經明言,籌組少數政府令政府往後施政會受到莫大掣肘,寧願重新大選也不願意組成少數政府。

可是重新大選也不等於梅克爾可以重新出發。德國多項民調指出,即使再來一次,民眾的投票意向與九月之時相差不大,最終議席分布大致相同的話,梅克爾會等於繞了一大圈後回到原點。甚至更壞的情況是,極右的另類選擇黨(AfD)或其他政黨議席再有進帳,得不償失。

所以梅克爾眼前的選擇就只有繼續談判。未知舒茲真的願意回心轉意,拯救頭上光環日漸消褪的梅克爾?今時不同往日,如果他能及時出手,將可在梅克爾和基民盟身上得到更大的政治談判籌碼,也能為日後選舉累積更大政治資本。對舒茲而言,這不啻是值得冒險的一著。

中時 王嘉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