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廉航不便宜

阿根廷開放廉價航空業者進駐,卻又規定價格不可太低,反映該國政府在面臨自由市場競爭與國家保護主義之間的兩難。

■Argentina government takes half steps on market overhaul out of concern about the cost of disrupting legacy jobs.

阿根廷親商派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積極邀約廉價航空業者進入該國市場,但條件卻相當奇特,就是票價不能太低。

這樣的限制不只令廉價航空企業困惑,就連許多阿根廷人也感到不解。現年61歲的阿根廷人塞加托就表示,他很希望國內能增加更多航線。

住在布宜諾艾利斯的塞加托指出:「阿根廷是全世界最奇怪的國家。我們表面是資本主義,但骨子裡卻是共產主義」。

塞加托常常要搭巴士到全國各地訓練救火員。他說:「你要如何解釋,一個支持市場的政府為何要限制航空業者定價呢?」

馬克里總統已宣布調降稅率、減少繁複流程等措施,希望提升阿根廷在投資市場的吸引力。但只要涉及航空等其他阿根廷難搞的產業,馬克里的態度馬上會以嚴酷的政治現實為優先考量。阿根廷內部有強大且難以撼動的工會,國家保護主義的傳統可追溯至1940年前總統裴隆(Juan Domingo Peron)時代。

馬克里政府核可阿根廷挪威航空(Norwegian Air Argentina)與當地新創業者Flybondi往返一些城市的新航線,並允許採取較低收費標準,但不能太低。這些業者表示,只要馬克里政府放行,機位售價甚至可以壓低到與歐洲一樣,只要15美元,換算只有阿根廷13小時巴士車票的4分之1。

害怕影響本土航空

政府官員與產業高層表示,馬克里不同意的原因在於,一旦放任廉價航空自由競爭,可能會令許多巴士司機失去飯碗,重創阿根廷航空(Aerolneas Argentinas)營運,後者為該國的國營航空巨擘,員工約1.2萬人。

機師工會領袖畢羅(Pablo Biro)就批評廉價航空進駐的政策,認為這些業者根本不會投入資金在維修飛機。

巴士司機公會的反應尤其激烈。UTA運輸工會領袖指出,廉價航空將剝奪長途巴士的客源,影響所及,估計最高約1萬人的飯碗不保。

一直以來,阿根廷政府就不斷干預國內企業的運作。到去年以前,政府仍就飛機票價設立最高與最低價格,這使外國業者難以經營。2009年,當時在位的阿根廷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Kirchner)就曾從1家陷入困境的西班牙旅遊公司手中將阿根廷航空收歸國有。

Flybondi執行長庫克(Julian Cook)表示,「這看來有點瘋狂,一個受到通膨之苦的國家,有間公司想要降價,政府還不允許!」Flybondi計畫2018年開始在阿根廷推出國內與國外航線。

人民傾向保護政策

阿根廷強勢的工會動不動就發動罷工抗議,往往令新政難推,凸顯該國人民傾向保護政策多過於市場競爭機制。去年底阿根廷航空工會就曾發起罷工,導致數百航班取消,數萬旅客行程受影響。

智利廉價航空業者天空航空(Sky Airlines)執行長保曼直言,除非能自訂價格,否則不考慮在阿根廷提供國內航線。他說,阿根廷的最低票價,可能比智利最低票價高出8到10倍。

陳怡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