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癌症妹坐博愛座遭斥責 她神回「這句話」讓2個正義魔人閉嘴!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27歲的網頁設計師謝采倪去年發現罹患淋巴癌第三期,雖然外表從長髮美女變成光頭酷妹了,她仍積極接受治療,把心路歷程放上臉書粉專,為其他癌友打氣。日前,她因為體力不好而坐上博愛座,卻因此遭到路人斥責,為此她大嘆:「這年頭年輕人罹癌,和沒有肚子的孕婦一樣難做人。」

謝采倪14日在臉書粉專「癌友有嘻哈」發文,當天要北上搭高鐵,等候高鐵的時間還有20幾分鐘,謝采倪說:當時她望眼看去,「一般座位」卻都滿了,我只好摸摸鼻子選擇「萬惡的博愛座」,因為她做完化療後體力不如以往,站一陣子就會手腳無力。

謝采倪認為,「年輕面孔」坐博愛座,沒有明顯的外觀特徵顯示「我很弱勢」,的確很容易被錯誤解讀成「沒有同理心」和「不懂得敬老尊賢」的臭跩屁孩。但她也不想動用悲情牌行使特權,也覺得沒必要逢人就說「欸,我癌友膩。」所以當時她坐在博愛座上,其實也做好隨時主動讓座給老年人的準備。

不久,一位媽媽推著嬰兒車朝謝采倪走過來,然後盯著她看,正當她還在思考「這位媽媽的孩子坐在嬰兒車裡,而她看起來手裡也沒重物」,還在思考是否要讓座時,媽媽開口問道「小姐,你知道你坐的是博愛座嗎?」,順間方圓兩公尺的人也看著我,像公審那樣;連隔壁博愛座的爺爺也補刀:「好手好腳,這樣也跟人搶博愛座?」

謝采倪忍住脾氣反問這位媽媽「請問你有懷孕或身體不適嗎?」,對方回沒有,她又問隔壁的爺爺:「請問你有沒有得癌症?」,爺爺怒回:「妳是在詛咒我?我身體健康的很!要妳管!?」這時謝采倪默默地說道:「我去年罹患淋巴癌第三期,打完藥物治療讓我的體力其實變得有點差,請問,現在的我,夠資格坐博愛座了嗎?」,這番話讓兩人都沒再講話了。

經歷過這一段正義魔人糾正不可以坐博愛座的插曲,謝采倪感嘆,這年頭的年輕人罹癌,如果把自己打理得看起來「太健康」,就會容易遇到這樣的社會問題。雖然社會大眾畢竟不會通靈,產生誤解是很正常,但要是身體健康的爺爺拿年紀當金牌、媽媽拿「娃娃車」當金牌,那她就應該也要拿出「癌友牌」,來捍衛自身該有的權利?她對廢除博愛座與否沒有意見,只覺得某一部分的民眾的素養有待加強。

(中時電子報)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