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夢蝶詩奬 兩岸傳承周公精神

「文學奬之偉大,在於挑出的作品偉大。」擔任第二屆周夢蝶詩獎決審評委的詩人羅智成認為,以周夢蝶為精神標竿的詩獎,在此不安靜的年代,代表了詩美學中安靜的一面。

歷時半年多,從入圍決審的8件作品中脫穎而出的3位詩獎得主,有來自大陸,現任職於河南師範大學,並任該校華語詩歌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的王冬冬,以及兩位台灣創作者,現任文學編輯的蔡琳森,以及曾獲林榮三文學奬的徐珮芬。評審羅智成指出,自己擔任各大大小小文學獎評審不下500次,但周夢蝶詩獎今年是從53本作品中評選,「工作量是一般文學獎的300多倍」,即便如此,對於這些儼然成形的詩集作品,他表示「看完有為之凜然」。

王冬冬的《世紀》,在羅智成看來風格鮮明,節奏舒緩,從容自在的口語卻能建構出詩質濃密的作品,展現了一種高難度的書寫成就,且可看出他勤快地閱讀生活與歷史典籍,使作品中的思想和情感顯得更有憑據與說服力。王冬冬表示自己認為周夢蝶在漢語新詩中的地位,一如王維在唐詩中的位置,「是五四以來新詩詩人中最傑出者」,自己寫詩10多年,對於能夠獲周夢蝶詩獎,視之為崇高的榮譽。

以《局部與團圓》獲獎的蔡琳森,讀周公的詩,聞其人其事的感覺則是「萌」,如周夢蝶這樣上個大時代的人已不復見,他認為此獎也意味著「詩作的承接與被承接」。評審委員之一的陳義芝認為,蔡琳森的作品鑄造了一種古今交融、孤獨秀逸的語調,奇特的戲劇場景,超時空跳躍的意象,帶點悲傷又含蓄的感性,成就豐富的詩意。

不克出席頒獎典禮的徐珮芬,過去已陸續出過一些詩集,這次獲獎的《黑噪音》在評審楊澤看來是短小強悍的集子,語言意象乾淨俐落,作品雖多是廣義而言的情詩,主題相對集中,且在厭世風盛行的此刻,她的自我調侃、解嘲趣味,在賣萌與耍酷,愛情童話與「解托邦」間取得微妙平衡。

旺報 李怡芸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