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鞭一血痕!人類冷血殘虐 大象永遠不會忘記

電影《大象的眼淚》,母象蘿西被象鉤鞭打,一鞭一血痕,讓牠學會兩腳站立、跪坐、躺臥、甚至倒立。動物的眼淚與辛酸,掩蓋在華麗的馬戲團舞台以及觀眾的喝采聲之下。其實大象和人類一樣會因喜或悲而落淚,但不知是幸還不幸,大象記憶力遠超過人類,在商人殘酷的訓練下,擁有的幾乎都是痛苦的記憶。

▲肯亞知名大象保育專家達芙妮.謝德里克1977年創辦大象孤兒院,今年4月因癌症過世,享年83歲。(圖/中時電子報)

玲玲馬戲團 折磨大象200年

大象演出一直是馬戲團的重頭戲,而美國真的有一個以大象為主角的知名馬戲團──玲玲馬戲團,該馬戲團在1882年引進第一隻亞洲象,帶給觀眾無數的歡樂,但歡樂背後,卻是動物眼淚織就的悲歌。為了讓大象乖乖就範,馴獸師不斷地揮鞭或用象鉤戳刺大象,在鐵的紀律和血的教訓下,大象豈能無淚?

近年來,保育團體揭發馬戲團虐待動物的事實,引發社會撻伐,玲玲馬戲團抵不過輿論,宣布取消大象演出,已有200多年歷史的大象表演在2017年5月正式走入歷史,並將退役大象送至佛州的大象保育中心。

▲大象表演一向是馬戲團的重頭戲,帶給觀眾歡樂的背後,卻是大象眼淚交織成的悲歌。(圖/美聯社)

 

除了馬戲團,騎大象這個在東南亞普遍的觀光活動,背後也存在著讓人難以想像的酷刑。在大象3-6歲時,馴獸師就會狠心地硬把小象帶離母象,把牠關在一個窄小的籠子裡,用繩子與鐵鎖捆綁固定住小象的四肢,讓牠難以動彈。接下來,馴獸師會不斷地對小象施以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殘忍地用特製的象鉤(Bullhooks)刺戳小象,讓小象挨餓,甚至不讓小象睡覺,所有的訓練必須由痛來承受。而大象每載一次人,頸椎就會被傷害一次,直到牠傷重到無法載人為止,才能「除役」。許多熬不過的小象在訓練中夭折,而撐過去的,終其一生成為人類的奴隸,以及取悅遊客的「玩物」,陪遊客照相、讓遊客騎乘、互踢足球逗觀眾開心、甚至在象鼻裡插著畫筆作畫,讓遊客見證大象不輸人類的靈性。

為了載遊客 滿身尖鉤鐵鍊

象牙奇貨可居,也讓大象躲不過人類毒手的厄運。據估計,非法的象牙貿易額每年高達100億美元。聯合國雖在1990年通過華盛頓公約(CITES)全面禁止象牙貿易,阻止非洲象被大規模殺戮,但象牙的鉅額利潤讓盜獵禁令形同虛設。

非法盜獵者 生存最大天敵

大象是陸地上最大的哺乳動物,除了獅子偶爾可以和年幼或生病的大象一搏之外,大象幾乎沒有天敵。若一生平安無事,可活到50-70歲,甚至80歲。但牠們身軀過於龐大,遇到盜獵者根本無從閃躲。據統計,非洲象數量在2007年到2014年間,因非法盜獵象牙、棲息地減少等因素減了3成,平均每15分鐘便有一頭象遭殺害,非法盜獵是最大殺手。

▲非法盜獵象牙求暴利,是大象生存的最大危機之一。(圖/美聯社)

據調查,90%以上的非法象牙來自於最近3年因長牙而遭屠殺的非洲象,而非舊庫存。主要的市場需求來自亞洲,尤其是大陸與日本。大陸市場的象牙價格從2010年每公斤750美元,漲到2014年的2100美元,足足翻了3倍。直到2017年,才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宣布2018年1月1日起關閉合法的象牙買賣市場和加工中心。

▲大象是群居動物,情感豐富、智商高、記憶力也佳,但卻逃不了成為人類奴隸的宿命。(圖/美聯社)

然而這能拯救非洲象嗎?深諳大象困境的專家悲觀地認為,象牙買賣將從合法轉向地下,只要民眾對於象牙的需求不減,對於象牙作為炫耀身分地位的觀念不變,那麼取締只會讓象牙變得更有吸引力,非洲象的命運仍是陰霾重重。

(中國時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