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秀蓮哽咽:民進黨當我不存在「早就把我逼出去了!」

宣布與民進黨說掰掰的前副總統呂秀蓮今晚表示,民進黨早就當她不存在,「我也沒資格說我要退黨,你們早就把我逼出去了,我只能講珍重再見」。對蔡英文總統擬約她見面,她說,上任兩年來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見了,卻都不見,「用不著這個時候見了」。

呂秀蓮今晚接受民視談話節目專訪表示,如果民進黨選對會要她不要選,可以直接跟她說,不要長達兩三個月每天放話,不斷講失敗主義,還專打她一個人「有需要這樣封鎖我嗎?」

就連支持她的人馬(朱政騏)要選台北市主委,都因為她被民進黨中央犧牲掉,她會退黨就是這個原因「我覺得寒心,你可以對著我來,你不要找一個替罪羔羊」「為什麼你們一定要做到這個樣子?」

對此次參選,呂秀蓮民調偏低,她說,當然低,因為民進黨當她不存在,她要拜訪誰幾乎 沒地方可去,被黨內如此對待,她以哽咽的口吻連問兩次「我是民進黨黨員嗎?」她說「我也沒資格說我要退黨,你們早就把我逼出去了,我只能講珍重再見」。

對於蔡英文要洪耀福約她見面,呂秀蓮拿出記錄說,他們已經打了4次電話來「我想相見不如不見」「我就是說謝謝」,她不停的擦拭淚水說,蔡英文上任兩年來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見了,卻都不見,「用不著這個時候再見」。

呂秀蓮也批評,民進黨當權派都認為民進黨很好,「不支持我就是不愛台灣」,但很多黨員甚至創黨黨員要到黨中央根本進不了門,一進去就被詢問「你有沒有約?我不認識你?」因此除非特別邀請,她也不會去「這樣的一個民進黨,當然離我們以前拋頭顱關黑牢的時代很遠了」「這是我們的政黨嗎?」

民進黨近年許多創黨大老紛紛離開,呂秀蓮表示,這些大老他們會離開,應該也是心裡淌血,她要民進黨「珍重再見,好自為之」「個人的政治前途是各自的造化」,就算政黨輪替也沒什麼了不起,「政黨可以亡,但台灣不可以亡」。

對於此次參選台北市長黨內有人質疑她是眷戀權位,她說,如果眷戀權位可以去跟總統要,不必出來選,她出來參選是因為看到2018民進黨在台北市如果沒有辦法拿回來,2020年總統大選就危險,習近平的手就會伸進來台灣來了。

她說,台灣這幾年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她是要盡一己之力,為民進黨守住台北市的山海關,任何人可以對她嘻笑怒罵,但民進黨不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再度哽咽的說,她不忍心看到台灣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淪亡,若真如此,她就真得要切腹自殺了。

對民進黨選對會委員,呂秀蓮批評「你們心裡在想什麼以為我不知道嗎?」她沈痛的說這些「相見不如不見」,她近幾年跑遍各國,看到在國際舞台上,台灣已經快要完全消失掉,但台灣政客每天吵的都是小事情,大小政客都只關心自己的前途,「誰來關心台灣人的前途」,這讓她深感痛心。

工商 崔慈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