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逃逸女外勞病重路倒送醫 命救回卻成人球無法回家

「我想回家。」印尼籍38歲外籍移工瓦佳,7年前為養家飄洋來台當看護,但卻受盡欺辱,不但雇主不給飯吃、仲介也不理會,2年前她選擇逃逸並聽信同鄉到恆春求生,不料卻淪到病重昏倒街頭,事後雖被南門醫院救回一命,卻疑成人球慘遭移民署及印尼辦事處互推,只能啜泣地向社工求助。

瓦佳說,她來台後曾在台北、新竹等地當看護,月薪2萬多,雇主有按時發薪讓她寄錢回家,但生活上卻百般刁難,時常不給飯吃,而她向仲介投訴也遭到漠視,2年前忍受不住擇逃逸,而剛好同是逃逸的同鄉告訴她,到恆春民宿打工的錢跟看護一樣且較輕鬆,她便隻身南下求生。

不料,瓦佳被「自己人」騙了。她說,她在民宿每天工作11小時,每月休1天,卻只領到1萬塊,且近幾個月同鄉都沒給她錢,電話也不接。瓦佳只能啞巴吃黃蓮地埋頭苦幹,而5日凌晨出事了,她被發現昏倒恆春街頭,且病情一度危急。

瓦佳被救護車送到南門醫院搶救,被診斷出體溫高達40.2度,有大腦梗塞、急性腎衰竭及高血糖昏迷等狀況,幸經搶救後救回一命,但在加護病房躺了近一週醒來後,卻又要面對另一個悲痛的「人球人生」。

南門醫院表示,瓦佳送到醫院時,因路倒條例規定通報警方,而得知她逃逸的身分,但當下基於人道精神,不但沒拒收還將她照顧到轉進普通病房,不料當通知移民署時,對方卻以「病重為由」不願接手。

南門醫院指出,瓦佳病情好轉時,仍因大腦梗塞致身體右側偏癱,當時移民署藉此稱不宜收容,並說有函文請印尼辦事處協助責付,醫院只好又轉向接洽辦事處,但卻得到「既然病情較好就直接去坐牢」的回應,而後她可出院時,再次通報專勤隊仍不了了之。

南門醫院說,瓦佳住院至今近20天積欠的20多萬醫療費無人協助已經很可憐,還不知之後將何去何從。屏東縣專勤隊長鄭明昌說,他們有協商某宗教組織協助責付,但並不清楚她可以出院,將持續了解狀況給予協助。

中時 謝佳潾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