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霸凌、邊緣人 從蔣月惠歇斯底里看家庭教育對社會影響

怒咬女警,在警局高分貝歇斯底里的哭喊,並泣訴著自己小時候遭受過霸凌的蔣月惠,她是屏東縣無黨籍的縣議員,雖然是一個縣議員卻飽受冷落跟漠視。甚至縣議會的議長還告訴她說:不要發言,反正沒有人會跟你聯署!即便如此,身高145公分的蔣月惠在議會的提案數高達41,並成功把許多違法工廠趕出屏東。

她自言童年有陰影,媽媽不曾給她好臉色看,甚至說彼此八字不合,記得媽媽有一次住院,蔣月惠去醫院照顧母親,但母親卻對她的表現不屑一顧,而妹妹卻受到母親的誇讚。在學校也不曾受過老師的關注,而在議會自己也是個被邊緣化的人,或許是這些情結的累積,當她在警局的當下沒有人理會,那種受到漠視與被壓抑的情緒做了鏈接,當下爆發才會有這樣失控的舉動。

蔣月惠也坦言,事後看到女警受傷的手臂,自己也感到滿懷歉意,但當天是警局方看到她的臉書PO文,主動聯繫,希望她可以到警局向女警致歉,並詢問她時間、以及有幾個人到場…..

她說:「去之前我還滿懷希望,以為可以被諒解、得到原諒,可是當我走進警局,完全沒被理會,警察還說我沒通知,我覺得被羞辱、被耍,強烈的委屈感湧上心頭,才會崩潰痛哭!」。

人童年的經歷雖然會隨著時間漸漸淡化,卻會隱藏到潛意識裡,成為性格的一面,對人一生的影響卻是長遠的。一個人的性格、人生觀、價值觀都是在兒童時期生根發芽,人在成年後的心理狀態也會影響著他對童年的回憶。

蔣月惠曾說:「我現在已經60歲了,但我覺得我的生活,好像還是一直在重複那段不堪的童年歲月。」其實很多成年人的心理障礙都與童年創傷直接和緊密的關係。即便蔣議員是如此的正向跟努力,但童年陰影也造成她慌張跟不安。她自言:「一直單身也是會害怕新的關係,會帶來新的暴力!」可見童年影響甚鉅。現今社會許多特殊社會事件多半也源自這裡,小孩是未來社會的新血,倘若家庭無法給予小孩合理、安心、正常的成長環境,那麼未來的社會國家都值得堪憂,社會亂象紛擾不斷,我們應該好好正視家庭教育與親子互動,不要任意隨便的對待小朋友。

中時電子報 湯萱樂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