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爸爸了!」嚴正嵐入圍金鐘忙報喜卻淚崩失控

嚴正嵐以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的「方瑋琪」一角入圍金鐘獎最佳女演員獎,入圍當天她心情猶如洗三溫暖,本來在錄音室吃著麵線看入圍揭曉,一陣歡呼興奮擊掌後,她傳簡訊謝謝導演、表演老師許傑輝及媽媽,後來邊傳邊哭,心裡有個聲音:「 我真的好想跟爸爸說這件事啊!」那一刻,她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沒有爸爸,再也無法跟爸爸分享這件事了。

▼▲嚴正嵐。(圖/陳俊吉攝)

▲嚴正嵐從小就是爸爸的心肝寶貝。(圖/取材臉書)

嚴正嵐的父親今年6月不幸因溺水意外身亡,最近正在錄音室為新專輯錄音的她,入圍當天剛好錄的是一首要讓她和已故爸爸說話的歌,想到爸爸一直以來是那麼支持著她,「我真的控制不了⋯⋯」,她淚崩到到無法錄音,不斷自責「我真的是很爛的演員,沒辦法專心、控管自己私人情緒,還耽誤了錄音進度」,不過製作人、錄音師都體諒她的心情複雜,耐心等她平復心情,最後還換了另一首快歌先錄音。

▲嚴正嵐兩年前抱著哥哥的金鐘獎座。(圖/取材IG)

她說,走這行如果沒有家人的支持,特別不容易,尤其是前期一定很辛苦,經濟上如果沒有做別的事一定會很困難,幸好包括爸爸在內的所有的家人都沒有反對 她走這一行,爸爸只有在她小時候問過她:「妹妹,走這行業很辛苦,妳真的ok嗎?想走嗎?」獲得肯定答案後,再也沒有問過、懷疑過,只有一路支持相挺。且不只爸媽,就連大伯母、舅舅等親戚都給她不同幫助,「我很幸運擁有這些家人,所以一入圍就馬上傳簡訊到嚴氏家族群組,因為如果不是他們這樣支持我,我也很難走到今天」。

她16歲就簽了經紀合約,進行創作歌手培訓,後來被葉天倫導演引薦演出鄧安寧執導的《天使情人》,飾演田麗的女兒。人生第一個面對鏡頭的工作,就讓她對戲劇感受到好印象,覺得表演好像是好玩的、是自己可以做的事,公司也為她安排老師上戲劇課,「這次一起入圍的嚴藝文老師當年也教過我,雖然只上過兩堂課,但我很感謝她,也非常喜歡她的表演。」

拍攝《花甲》、飾演「阿瑋」的過程中,她邊拍邊覺得這一定是很好看的戲,因為一看劇本就知道是很好的作品,只是她沒想到後續效益這麼好。觀眾覺得她稱職詮釋了阿瑋,她卻說,「阿瑋」對她來說是很衝突的角色,拍戲時她一直覺得「我不是阿瑋」,這樣的內心衝突狀態,巧合也是劇中阿瑋面臨的自我心理衝突。她笑說,當時的她對「束胸」產生依賴,一穿上去才有踏實感,才能上戲,「我的信心靠的是束胸」。

她還爆料,《花甲》演員一起受訓時,當時還沒公佈角色,「花明(劉冠廷)一直以為他要演阿瑋,大家都以為阿瑋是男生!」不過當時導演瞿友寧曾事先問過她是否願意剪很短的頭髮,「導演一講,我就說OK,因為他是我很信任的導演!我17歲就認識他了」。

嚴正嵐的哥哥嚴振欽兩年前以《一把青》獲得最佳美術,她說當時自己正在拍《花甲》,哥哥拿獎後,她還開心抱著獎座拍照,沒想到承接到了哥哥的好運。她對得獎與否得失心不高,開玩笑說「我比較想要紅毯第一美!我已經想好了,要穿綠色肉胎裝,再請拿過最佳美術獎哥哥幫我把頭部以下Key成別的女星,例如娜塔莉波曼!」

(中時 )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