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老美? 分析師點出大陸經濟最深隱憂

中國大陸嚴格執行去槓桿政策,銀行開始收縮融資,企業借貸成本飆高,加上人民幣貶值,雖然這會部分抵銷中美貿易戰對大陸經濟的負面影響,但也會引發恐慌性資本外流,影響大陸金融機構系統穩定。

根據外媒報導,在企業融資困難,經濟仍未見回溫的狀況下,外界認為中國人民銀行有可能繼續降準,維持資金流通性,明年1月存在定向降準的可能性,幅度約在1個百分點左右。人行於2015年10月以來,就未曾調動過1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不過今年已經4度調降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RRR)。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預期,人行從現在至2019年底,每季將調降RRR 100個基點,但調降基準利率的可能性較小。瑞穗證券經濟學家Serena Zhou則表示,讓大陸中小型企業感到難以生存的不是高利率等問題,而是沒有效率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Trivium China經濟顧問公司創辦人Andrew Polk就在19日在媒體專欄發表文章,北京當局試圖同時實施太多互相矛盾的目標,才造就如今這種情況。

大陸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主任劉鶴就在今年8月指出,面對實體經濟融資困談,要進一步發揮好積極財政作用、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人行於9日發布的報告指出,受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以及需求端「幾碰頭」等因素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增加,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仍然受限。

2016年擔任人行副行長的易綱表示,大陸槓桿率1年增長9個百分點太快了,有必要「穩槓桿」,2015年底槓桿率為234%。人行於11月2日發布今年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當中就提到高槓桿是總體經濟脆弱的根源,截至2017年底,大陸槓桿率為248.9%。

中時電子報 呂承哲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