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鯖魚的路 8人海上接力划300公里

黑潮帶給台灣東海岸豐富的漁獲,但連年不停的捕撈也引發對海洋永續的疑慮。南方澳文史工作者廖大偉表示,全台灣有95%的鯖魚從南方澳而來,然而鯖魚長度卻因過度捕撈連年縮減,不只經濟價值下降,也陷入生態危機。為了倡議保育鯖魚,廖大偉、陳嘉豐等8人去年透過接力的方式,划獨木舟橫渡黑潮,「如果朝著太陽的方向划100個小時,黑潮會帶我們到哪裡?我們要走走看鯖魚走的路。」

廖大偉解釋,日本與那國島、石垣島其實在蘇澳、南方澳的東邊,緯度相當,而中間黑潮經過,水流一路往北,「加上這裡海底正好從3000多公尺深突然變淺,海底的湧升流把許多有機物質帶到淺層,大量的鯖魚因此停留在蘇澳外海。」而獨木舟為了橫渡黑潮,必須持續往東南航行,才能抵抗往北的水流,對於划手是極大的考驗。

然而,為了鯖魚保育而參與接力划獨木舟的8位划手,只有3位是專業教練,其他人少有划船經驗。紀錄片《海鯖廻家》中,8人為了挑戰300公里、72小時的航程,花了5個月時間集訓,由獨木舟教練陳嘉豐負責,將廖大偉等5位幾乎沒有經驗的人訓練成能下水、能長時間划船的划手。航行間又遭遇天氣轉壞、湧浪、翻船、戒護船的充氣小艇破裂等危機,彼此信心喊話,堅持不放棄。

陳嘉豐表示,4年前廖大偉有意透過水上休閒運動活絡南方澳的發展,因此在他的邀請下,移居南方澳。不過雖然最初看重的是當地發展水上休閒運動的天然條件,卻也逐漸認識到漁港在產業變遷下的興衰。

陳嘉豐表示,台灣的海岸線和港口向來只有漁業發展,但漁獲只是人類對海洋的片面認知,他更希望南方澳不只漁業永續,還能發展與海有關的觀光、休閒活動,拉近人與海的距離,「我們倡議鯖魚保育,並不是要讓大家沒辦法抓魚,而是希望讓大家永遠都有魚可抓。南方澳是台灣第一個現代漁港,有豐富的海洋文化,希望90年的漁港歷史可以延續下去。」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