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構造發現者華生 又因種族岐視言論沒收榮譽

因發現DNA結構,被稱為現代分子生物學先鋒的生物科學家華生,因為表達種族岐視看法而失去了工作,星期五又被他曾經主持過的紐約實驗室剝奪了幾個榮譽頭銜。

美聯社報導,華生是個享譽世界的科學家,但是他的「非學術發言」常常引起爭議,特別是岐視性言論。2007年,他在訪談中公開說「我對非洲的未來發展感到悲觀,因為黑人的平均智慧顯然比較差。」

他在同一篇訪談還說,「雖然希望人人平等,但是智力試測的結果,黑人真的普遍低於平均值。」

他的說法引起學術界譁然,所有科學家都指責他的言論沒有根據,他主持多年的紐約州冷泉港實驗室(The 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CSHL)也立即與他劃清界線,立即辭退了華生。

華生之後出面道歉,話題算是平息了。然而華生在最近的訪談中又重提此事,他承認他當年的道歉其實只是迫於壓力,自己的看法沒有改變過。冷泉港實驗室再次與他切割,將撤銷華生的榮譽稱號,包括名譽創辦人和名譽院長。

冷泉港實驗室與華生的關係極為密切,在華生1962年得到諾貝爾獎後,1968年就接受冷泉港的聘請,成為該實驗室的主任。這所私人非營利的實驗室因此聲名大噪。 1994年華生成為總裁,2004年成為總經理與名譽院長。該實驗室的一所學也他的名字命名。

華生是個傳奇人物,他在少年時就是個天才,15歲以資優生的身分入學芝加哥大學,19歲大學畢業。22歲(1950年)得到印第安納大學博士學位,1951年在劍橋的卡文迪許實驗室,與法蘭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一起研究去氧核糖核酸(DNA)的構造,經過2年的研究,發現DNA是一個雙螺旋構造,形狀像一個長而輕柔的扭曲梯子。這項發現成為分子生物學的開端,因此在1962年,華生、克里克和另一組DNA構造研究者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共同得到諾貝爾生醫獎。

華生將自己在DNA研究歷程,寫成《雙螺旋-DNA結構發現者的青春告白》(The Double Helix)一書,他在書中不避諱的提到個人對其他同事與競爭對手的主觀看法,有些形容不太禮貌,在當年就引起了許多爭議,比如他對於威爾金斯的搭檔,女科學家羅莎琳‧富蘭克林(Rosalind Elsie Franklin)就有些「妖魔化」,他在書中也承認,他是看到羅莎琳清晰攝影出雙螺旋結構的關鍵照片,才確定DNA的結構的。然而羅莎琳因病去世,沒能得到諾貝爾獎,許多後人都為羅莎琳抱屈。雖然風波很多,但雙螺旋這本書,仍是很好的科學入門書。

華生的兒子洛佛斯(Rufus)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他的父親已經90歲了,而且他先前曾出了一場車禍後進入療養院,他對周圍環境的認識已經不太清楚。他說:「 我父親的言論確實可能會解讀為種族歧視,但是他只是代表了他對遺傳生物學的觀點。」

洛佛斯對於冷港泉如此與華生切割感到灰心,他說:「我父親把冷泉港當成了他的畢生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但現在實驗室卻認為他是個累贅。」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