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和嘿咻呻吟有差別 色女婿探視攤床岳母竟性侵印尼看護

人家是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而有的女婿的行為卻是讓人愈看愈有氣。中部地區一名已婚男子,假日陪老婆回家,並不是盡女婿的孝道,而是對照顧癱瘓臥床的印尼看護工別有目的,不時趁機毛手腳。

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更離譜的是,這名色慾衝腦的女婿竟然趁妻子外出時,當著丈母娘面前尾隨看護進入廁所,霸王硬上弓性侵了這名印尼女子,事後被害人提告,並提出性侵過程的錄音,但是這名惡狼辯稱,錄音檔中女方發出「性愛呻吟」意圖脫罪,但是法官認證這是「痛苦」呻吟,對其供詞不予採信。

檢警調查,印尼女看護工,曾多次向翻譯員反映,「先生」陪妻子回娘家時,會對她動手動腳,翻譯員安撫「要保持距離,保護自己」,仲介公司經理得知後,僅傳簡訊給雇主,婉轉提到有人對該女看護不禮貌,但沒有明示是他的女婿。

不料,有次被告趁家人外出,年幼子女在二樓玩電動,岳母在一樓房間內,趁女看護到一樓廁所打掃時,他尾隨進入性侵得逞。地院審理時,被告全盤否認犯行,他宣稱自己人在二樓,不曾碰觸女看護身體,不過,他卻沒想到,自己的惡行已經被客廳內的監視器拍到。

監視畫面顯示,看護進入廁所約3分鐘後,被告也尾隨進入,於廁所內待了21分鐘,錄影機無法拍到廁所內,卻錄下他進入廁所不到1分鐘,廁所就傳來撞擊敲打聲音,以及女看護疼痛呻吟聲,但雙方對話聲音不清晰。

由於女看護見被告進入廁所,趕緊把手機錄音打開放入垃圾桶,於是清楚錄下遭性侵過程聲音,還有呻吟喘息與敲擊聲,不過,被告律師質疑說,錄音檔看護發出呻吟喘息聲,顯示她不是被性侵害。

一審卻認為,疼痛所發出的喘息呻吟聲,與一般性行為的喘息呻吟聲,有時難以明確區辨,不能據此認定女看護是自願,女看護雖未大聲呼救,卻也說出「不用」(不標準國語,應為「不要」),也呼叫喚被告太太的英文名意圖求救,據此依強制性交罪判刑5年,被告不服上訴高分院被駁回,可再上訴三審。

中時電子報 吳家詮/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