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少年青春友誼,東山彰良再寫台灣

台灣出生、日本成長的旅日台籍作家東山彰良,在以《流》獲得「直木賞」後,再次以《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觸及他成長過程的台灣印象。東山彰良表示,「小說裡是我理想的少年時代。小時候每年暑假會來到台北,雖然在沒有發生像小說中這樣的情節,但因為有遺憾,我內心才會特別在意,想透過寫作讓自己得到安慰。」

帶著黑框眼鏡、斯文高挑的東山彰良,乍看之下是日本人,但一開口卻是十足台灣口音的中文。新書中寫到80年代的中華商場、廟口的布袋戲、台北廣州街的鐵路,雖然寫的是台灣,讀來卻有獨特的氣氛,「我懷念的就是那個年代的台灣。我把台北作為舞台寫小說,對我而言就是把自己對台北的回憶寫下來,讓我不要忘記。」

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5歲時隨父親定居日本,2015年他以父親為原形創作《流》,寫下父親過去在台灣的青春記憶。近日出版的新作《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描述4個1984年生活在台北廣州街一帶的少年,在即將「轉大人」的成長過程中面臨家庭、關係的變動與逐漸隨之變化的友誼。

東山彰良表示,他過去是蠻乖的孩子,沒有叛逆期,小說中描述少年鍾詩雲、沈杰森、林立剛歃血為盟的情誼,為彼此打架、出一口氣,有如電影《艋舺》的兄弟義氣,都是他從未經歷過的,「在這些角色中我最像鍾詩雲,他會為了得到朋友的認可,做出比較莽撞、衝動、大膽的事,我也會這樣。」

小說中,少年們的友誼逐漸生變,主角們30年長大後再度相遇,必須重新面對當時讓他們人生改變的轉折點,隨著故事層層推進,也揭開當年未解的殘酷謎底。出版後連續在日本獲得三個文學獎肯定。

東山彰良表示,過去多年在日本的大學擔任中文講師,今年四月會辭職休息,轉為專心寫作,也想到各處旅行。他的下一部作品也是以台灣為背景,「故事發生在西門町的紋身街,一個9歲的小孩與紋身師的交流。是短篇集故事,今年九月即將在日本出版。」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