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臉不要臉 李貞葳從舞作看人性

自拍、打卡、上傳社群網站,渴望獲得更多的「讚」數,是現代人生活普遍現象,甚至是生活中獲得自我認同感的來源。曾任職以色列巴希瓦現代舞團、現活躍於國際舞壇的編舞家李貞葳,認為這樣的自拍文化,顯示出現代人的孤獨和疏離感,她以最新舞作《不要臉》探討此一現象。

舞作取名為「不要臉」,乍聽之下很犀利,像是對人出言不遜,李貞葳表示,最初發想時,的確是對隨處可見的自拍文化有點「感冒」,「我一開始是帶有點批判的眼光,檢視自拍這件事情,為什麼一定要使用特定角度拍照?為什麼要上傳讓別人觀賞?為什麼一拍就拍那麼多張?關於自拍這件事,實在有很多疑問。」

一連串的問號接連冒出來,讓李貞葳一度排斥自拍,「我後來發現自拍除了是一種集體現象,背後還有很多原因,都反映了每個人不同的心理狀態,讓我開始以同理心思考,並找到舞作更多的發揮空間。」

李貞葳現年33歲,畢業於北藝大舞蹈系,23歲那年考上以色列巴希瓦現代舞團,後來因渴望有自己的創作,於2014年離開舞團,現為獨立舞者,和各舞團、編舞家合作,並在國際間巡演,曾在比利時、荷蘭、加拿大等地演出,2016年推出的編創舞作《孤單在一起》,現也在國際巡演。

在《不要臉》裡,李貞葳設定觀眾像是走進一個虛擬空間,她擔任獨舞者,模擬時下網紅各種自拍狀態、內心獨白,並讓觀眾自由選擇坐在舞台的各角落,自由選擇觀看角度。同時,李貞葳也為舞作創作歌詞,描述自拍者的內心狀態,並在舞作裡念唱。

李貞葳表示,「不要臉」有多重意涵,可以是「沒有羞恥心」,也可以是「捨棄這張臉」之意。受到現為出家眾母親的影響,李貞葳表示,《不要臉》所表現的內容,也有如佛法所提到的「小我」、「大我」、「我大」與「無我」不同層次變化。

李貞葳說,舞作裡的獨舞段落,可能惹人嫌,也可能討人喜愛,能牽引觀眾的自我投射,如同自拍者,「自拍者有人想展現自我,有人呈現自卑,有人表現堅韌,有人純粹分享,或是為了某個特別的時刻做記錄,這些都是我的表演想呈現的面向。」

中時 李欣恬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