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案二審 科技法權威劉尚志:翻案機率不高

美國加州北區聯邦地方法院近日對於聯邦貿易委員會於2017年1月提告通訊大廠高通公司做出判決,高通公司敗訴,主要是在手機市場違反市場競爭行為,從而擷取過高權利金有關。

消息一出,22日高通股價在開市前交易(premarket trade)即暴跌13%,當日收盤下跌10.86%。

這案件的主審法官Lucy Koh,判決書厚達233頁,判決高通公司必須重新協商其授權合約並給予合理價格,不得再以拒絕提供手機晶片威脅廠商,同時監管高通長達七年,以確定其遵循法院判決的規定。

國內科技法律權威、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榮譽講座兼任教授劉尚志分析,高通擁有行動通訊標準必要專利(SEP),違反SEP擁有者一定要授權的規範,拒絕授權給有生產晶片能力的廠商,從而獨占基頻處理器相關市場;再藉著凡要購買高通晶片者,必須先同意繳納高額授權金,才能購得晶片。

另外,則以提供客戶折讓方式,要求客戶不得與高通的競爭者交易,形成與高通的獨家交易,進一步排除同業競爭,這些都構成違反各國公平交易法及美國反托拉斯法行為。

法官提及,高通對於手機生產廠商透過不供應晶片或不提供技術協助為要脅,採取了極為(extensive)反競爭行為、高到不合理(unreasonably high)的權利金、在每一方面都造成對競爭對手的傷害。而高通明知其行為已經違反競爭法,即使在韓國、中國、日本、台灣、歐盟及美國都在進行調查或裁罰時,仍執意為之。

此外,法官認為,高通公司的證人所提供證詞不可信,例如其總裁Steve Mollenkopf等人在作證時,進行「又快、又長,顯然經過練習的述說」,而其說明內容又與高通公司內部發現的電郵及文件內容不一致。

劉尚認為,此案雖然高通聲稱一定上訴,然而一審法院對於證人的證詞,以及各種反競爭行為的事實認定,以美國法院第二審主要為法律審的程序看來,翻案的機率不高。美國判決一出爐,高通在全球不公平競爭的作為幾乎已經確定。

劉尚志說,我國公平交易委員會原本裁罰高通新台幣234億元,後來在經濟部的反對下,竟在高通提出訴訟後和解。細察和解的條件與執行,公平會又幾乎沒有強制與處分的能力,令人唏噓。

劉尚志認為,從美中貿易大戰的政治操作,各國對高通的裁罰與判決,必然深刻體會,全球化的經濟貿易與科技發展,要以政治為屏障,以法律為基石,始能克竟其功。

工商 李娟萍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