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未受大眾認同 桃機外籍主管:正當性不夠

桃空職工長榮航空服員罷工持續罷工,據長榮航空公布資料統計,受影響旅客人數已超過20萬人,但若再計算其他航空公司來台轉機人數,影響的旅客人數遠遠超過20萬人。

桃空職工副理事長廖以勤23日來桃園機場向地勤人員與旅客道歉時曾說:「在這條爭取勞工權益的路上,還需要大家一起承擔」,但這次罷工是為了空服員爭取自身「利益」卻要地勤、廣大旅客共同承擔,,雖工會說並非「無預警」罷工,但從宣布到整個行動開始只有2個小時緩衝,再加上首日18位空服員被揭露偷跑罷工丟包旅客,即使公會通知簡訊上明確指示會員下午4時報到後,不提供勞務。工會也是全力護短,硬凹完全合法,種種的事項造成這次空服員的罷工,無法得到大部份社會大眾認同的主因。

一名外籍在桃園機場資深的航空主管表示,自勞動部將航空人員從業人員納入適用勞基法,就是航空業勞資爭議的開始。因為全世界所有航空人員飛行員、空服員所用的工作時數規定,並非只有一例一休或是不得超過12小時的算法這麼簡單,執勤時數的規定是經過相關的科學驗證數據制定,也就是在民用航空法內的「航空人員作業辦法」,而辦法內容就是現在國際通用的工作時間法則。

但是民航局自始至終都沒有面對詳細說明,只把問題扔給勞動部,平時民航局都會對航空公司進行查核,若是空服員對所謂的超時工作或疲勞航班部份有意見?難道民航局查核人員都全部瀆職?沒有發現這些飛行員、空服員到底是違法了「勞基法」還是「航空人員作業辦法」影響飛安。

這名外籍航空主管也指出,在這次罷工中,勞動部長只到現場慰問罷工空服員;沒錯,這樣的舉動無異是給罷工空服員打了一劑強心針,但也讓整個罷工事件「火上加油」,因為她忘了後面大樓內24小時輪班的地、內勤人員也是勞工,甚至工會成員上政論節目時,直接說勞工要求在公司設立董事一席,是勞動部長說是合法要求,這種完全不了解公司法的言論,也讓人感到勞動部在這次罷工到底角色為何?

外籍航空主管強調,航空業屬於特殊行業,雖然罷工沒有預告期,但事關廣大旅客權益的公眾行業,在美國雖未明定預告期時間,但當勞資雙方協商不成,會有30天的「冷卻期」,總統可任命,並指派成立組成「國家協調委員會」從中周旋,如果還是無法解決,總統可再另成立「緊急委員會」調查,再延長30天的協調期,但在此期間不得有罷工或類似行動,美國雖屬民主自由國家,但是運輸業有其不可取代的性質,儘管有勞資糾紛,但政府考量社會大眾旅客權益,才會由政府、法院介入,讓他們放棄罷工,而且非企業工會是不得發動罷工的。

在臨近日本也是一樣,政府將航空業歸類在「強烈公益性質行業」,若要罷工,需在內閣評估後,送國會同意,而且在未來一年內要罷工,也需要在10天前預告。

外籍航空主管語重心長的表示,他沒有反對勞工爭取權益罷工,但是這次空服員罷工的正當性在那裏?如果有預告期,不是在罷工前2小時才公布時間,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更無法得到廣大社會大眾的認同。

中時 陳麒全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