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少女拍裸照 男大生未畢業先坐牢

18歲大一新鮮人「阿祥」透過網路認識少女「小櫻」,卻因細故脅迫小櫻傳裸照給他,事後阿祥雖坦承犯罪,但他脅迫小櫻傳裸照的行為,與最輕本刑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使少年製造猥褻行為電子訊號罪」構成要件相符,雖經減刑,這1張裸照仍讓阿祥遭到重判3年6月徒刑,面臨還沒步出社會就恐先進牢的絕境。

▲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阿祥去年考上大學不久就透過IG認識15歲少女小櫻,但他因故對小櫻不滿,去年11月27日傍晚5時許透過IG向小櫻恫嚇表示「要把妳玩弄別人感情的事張貼在網路靠北告白Facebook社群」。

小櫻獲悉後相當驚慌,隨即在某咖啡店廁所內,以手機拍攝1張上半身裸照後,在6時許傳給阿祥。事後小櫻擔心裸照外洩加上身心受創,選擇轉向警方報案求助。

阿祥到案後坦承犯罪,新北地院合議庭考量他年輕氣盛,因一時衝動無法控制,犯後態度良好、坦承犯罪,倘依上開規定科最低度之刑實嫌過苛,且與犯罪情節失其衡平,特別減輕其刑以符合比例原則。

不過,阿祥所觸犯的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6條「使少年製造猥褻行為電子訊號罪」,依情節輕重分為最輕1年以上、3年以上及7年以上有期徒刑共三級量刑標準,偏偏阿祥脅迫小櫻拍裸照情節,和最輕本刑7年的「以強暴、脅迫、藥劑、詐術、催眠術或其他違反本人意願之方法,使兒童或少年被拍攝、製造性交或猥褻行為之圖畫、照片、影片、影帶、光碟、電子訊號或其他物品者」構成要件相符。

雖然新北地院合議庭已考量比例原則而酌情減刑,但阿祥仍因為這張半身裸照遭到重判3年6月徒刑,儘管他爭取宣告緩刑,卻又和「需受二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宣告,始能宣告緩刑」要件不符,一旦判刑確定,這名男大生還沒步出社會,就得先為了這1張裸照先入獄蹲苦牢。

(中時電子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