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原住民刺紋文化逐漸凋零中!登泰國盼記錄歷史

泰雅族及排灣族兩大刺紋躍國際!文化部所屬國立台灣博物館即日起赴泰國暹羅博物館(Museum Siam)展出「文顏。文譽特展」(Tattoo COLOR, Tattoo HONOR),以泰雅族及排灣族兩大刺紋系統「臉與身」為主軸,彙集手紋耆老珍貴影像、口述採訪影片、刺紋工具、手紋圖案說明與木雕刺紋人像等展件,包括20世紀初拍攝的台灣排灣族文身師刺紋珍貴圖像,呈現族人保存及記錄瀕臨失傳珍貴傳統的歷程。

台博館館長洪世佑15日赴泰出席開幕典禮,除邀請當代排灣族文身師宋海華(Cudjuy Maljugau)現場展演刺紋外,另安排傳源文化藝術團一行10人現場表演泰雅族北勢群傳統歌舞,並邀請嘉賓共同參與,同行還包括排灣族屏東縣來義鄉南和村村長陳文山、及泰雅族石加路群文史工作者弗奈˙瓦旦(Baunay Watan)等人,他們將於開幕活動中與當地刺紋師及文史工作者交流,為我國與泰國博物館交流開啟新頁。

陳文山則強調,因為排灣族沒有文字,刺文不僅是美麗的圖案,也是一份榮耀,更代表族人在部落裡的身分階級象徵,藉此訴說耆老vuvu的生命故事,也是原住民的重要文化傳承。他說雖然屏東縣來義鄉是排灣族手文耆老最多的鄉鎮,但隨著耆老逐年離世,這項珍貴的刺文傳統也正逐漸凋零中,因此更喚起了族人的保存意識,現已有年輕族人願意嘗試文手,希望能繼續保存、傳承排灣手紋傳統及其在地精神。

弗奈˙瓦旦(Baunay Watan)也表示,紋面是泰雅族的人生觀、價值觀與宇宙觀的縮影,男子必須在戰場、打獵時有英勇的表現、或獵得敵人首級者,女子則須有織布的本領者才有資格紋面與論及婚嫁。而部落傳說臉上有刺紋的人才能在死後通過彩虹橋,祖先們以臉上的刺紋認定自己的子孫,因此紋面是死後認祖歸宗的標誌,才能順利到達靈界與祖先相會,但他也感嘆隨著紋面耆老凋零,文面文化也將永遠塵封在歷史記憶之中。

中時電子報 林宜靜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