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單效應 台廠狠賺日韓貿易戰財?

安倍政府突然向南韓發動貿易戰,掐住南韓半導體和液晶面板上游關鍵電子材料,讓南韓業者無力反擊;南韓企業能做的僅能趁機拉抬記憶體價格,減緩貿易戰帶來的負面衝擊。

二戰後,雖然日本與南韓同屬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國,日韓兩國間的歷史恩怨情仇並沒有完全消弭。若有政客從中撥弄反日或反韓情結,這把火就容易燒起來。日本政府突然在七月初宣布管制出口日本輸往南韓的三項電子材料,將衝擊南韓半導體、面板業的生計,加深南韓民眾對日本的反感。南韓晶片大廠三星電子和海力士在全球記憶體產業有主導權,趁機操作讓記憶體價格上漲一波是可能的動作。

南韓在二次大戰期間曾經是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南韓民間仇日情緒至今沒有解決。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帝國主義強迫南韓民眾替日本企業工作,是這次貿易戰的導火線。因為南韓最法院在去年十月判決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需要賠償四名二戰期間幫他們工作的南韓民眾每人一億韓元(約二六二萬台幣)。但日本政府的認知是,這問題早在一九六五年日本與南韓建交後,當時日本政府賠償南韓政府三.六四億美元就已經解決了。現在南韓民間又向日本政府要求賠償,引發日本政府的不滿。新日鐵住金公司判決後,接下來還有三菱重工也可能會被要求額外賠償。

日韓兩國間還有獨島爭議(日本人稱為竹島),兩國互稱對獨島有管轄權。南韓前總統李明博曾經登上獨島,引發日本政府不滿。之前,日韓兩國還有慰安婦爭議。這個問題在美國外交斡旋下,安倍與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已簽署「日韓慰安婦協議」,雙方同意慰安婦問題達成最終且不可逆的解決。

根據南韓蓋洛普在七月上旬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有高達七七%的南韓民眾對日本沒有好感,對日本有好感的僅十二%,創一九九一年以來最低水準。在南韓最高法院判決日本企業向南韓民眾賠償後,形成日本與南韓間的外交緊張關係。六月底剛落幕的G20高峰會議期間,各國領袖忙著安排與其他國領袖進行個別的高峰會議,唯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南韓總統文在寅沒有安排高峰會議,日韓兩國領導人也僅有八秒鐘的短暫問候。

G20高峰會過後,全球矚目的焦點都放在川普與習近平的美中貿易戰,日本政府卻在七月一日宣布要針對日本出口到南韓的高純度氟化氫、光阻劑和氟化聚醯亞胺(PSPI)等三項電子關鍵材料進行出口管制。過去,日本輸往南韓的這三項電子材料每三年審批一次,每次審批需要三個月的時間。這次改成每年審批一次,每次也是三個月。光阻劑和氟化氫是半導體生產過程中的必要材料,氟化聚醯亞胺則是生產液晶面板過程的必需材料。日本政府這次針對這三項電子材料管制,將會影響南韓半導體和液晶面板的產出。過去南韓業者通常都會有三~四個月的庫存,一旦用完卻又遭到日本政府管制,屆時南韓業者就出不了貨。

安倍政府選在這個時間點宣布對南韓管制當然有政治上的考量。因為日本將要在七月二十一日舉行參議院改選,安倍晉三希望這次參院改選執政聯盟的自民黨和公民黨能取得三分之二的席次,就能達到修憲的門檻,這是安倍晉三夢寐以求的狀況。安倍希望透過推動修改憲法第九條,將自衛隊存在寫進憲法的修憲草案。若參院選舉結果能如安倍晉三的願望,明年一月參院就會啟動修憲,若能獲得參院通過,就可以在明年秋天交付公民表決。如果公民表決同意修憲草案,日本政府就能派遣自衛隊到海外。這樣的趨勢符合目前美日安保條約共同對抗中國武力外擴的現狀,但也會引發日本軍國主義再起的疑慮。若明年日本修憲過關,日本與南韓、中國的外交關係都可能再度出現緊張情勢。

安倍晉三想要拚歷史定位,這次參院選舉結果能否讓執政聯盟達到修憲門檻非常重要。安倍政府宣布對輸往南韓的三項電子材料進行管制,在選舉前不太可能與南韓達成協議。日本與南韓兩國曾經在七月十二日就日本對南韓實施出口管制的首次工作層級磋商,但沒有任何轉機。

然而,問題總是要解決的,尤其是明年日本要舉行東京奧運,難不成要讓南韓宣布退出奧運?若日本與南韓持續鬧彆扭下去,也可能會影響美國在東亞地區對抗中國的力量。

日本政府針對南韓的這三項電子材料管制當然是經過精準計算的,因為日本企業長期在上游的高端電子材料占有主導地位,且全球市占率都在九成以上。日本政府突然向南韓業者進行出口管制,南韓業者短期間內找不到可替代品。因為這三項電子材料的專利權和製作過程都在日商手中,台灣與南韓特化業者也都做不出來。為了解決燃眉之急,三星集團副主席李在鎔趕到日本和日本企業磋商,並獲得日本企業首肯,暫時不會對三星集團斷貨。

日本企業在一九九○年代經濟泡沫化後,日本企業在電子代工和需要高資本密集的記憶體和面板下游製造業敵不過南韓與中國,並陸續關廠。唯獨上游的許多電子材料,日本企業在全球市場中享有獨占的地位。不僅是這次管制的三項電子材料,還有像高階滑石、高階光罩技術、高階光學技術、許多面板上游關鍵材料和軸承都是日本企業的強項。這些尖端電子材料也是生產半導體晶片和液晶面板過程中所需要的材料,少一項關鍵電子材料,成品就做不出來。

三星電子的DRAM和快閃記憶體都是全球市占率最大的企業,三星電子加上海力士在DRAM和快閃記憶體產業具有呼風喚雨的能耐。三星電子的OLED面板也是全球獨占,LG集團旗下的LG液晶顯示器則是全球第二大液晶面板廠。即使南韓企業在記憶體和面板產業有很高的全球市占率,但南韓電子材料和特化業者卻沒有辦法供應南韓晶片和面板業者。

技術能力不足應該是最大的原因。其實,南韓政府很早就推動光阻劑國產化研發,卻可能要到二○二一年才能展開這項計畫。尖端電子材料的技術也不是設廠就馬上就能做得出來的,要不然南韓企業從一九九○年代就投入記憶體和面板的生產,但上游的關鍵電子材料卻一直仰賴從日本進口,上游的關鍵電子材料卻一直無法量產,而像台灣與中國的特化業者也都做不出來,就可以知道這些電子材料的技術門檻真的很高。

南韓政府短期內只能在企業還有庫存的期限內趕緊與日本磋商,才能免於斷貨危機。對南韓業者來說,調漲記憶體和面板價格或許可以應急。三星電子和LG液晶顯示器都是蘋果供應鏈,或許可以透過蘋果等美方管道向日本施壓,並進行和談磋商。另外,南韓業者也可能調漲DRAM和快閃記憶體價格,也是向市場施壓的方式之一。根據DramExchange報價,日本向南韓業者實施管制後,DRAM主流規格的DDR4 8GB和4GB分別漲價一.八%和二.六七%。主流規格快閃記憶體的256GB和512GB也分別上漲一.六八%和一.六七%。南韓記憶體業者趁機調漲報價,有助於穩定記憶體價格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的跌價趨勢,但畢竟是短期因應措施,長期來說還是得盡快解決上游電子材料缺貨的問題才行。

從三星和海力士的股價走勢來看,七月初當日本政府宣布要向南韓管制時,一度造成股價下跌。但傳出記憶體報價要漲價後,三星和海力士股價就強勢,表現出不害怕遭到日本管制的氣勢。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市場也可能預期日韓貿易戰不會拖太久,等到月底或者是下個月,日本參院選舉過後,兩國政府高層可能就會針對雙方的歧見溝通。

液晶面板大廠LG液晶顯示器的股價表現不若三星和海力士,則與面板報價從五月以後往下走,直到現在仍沒有止跌跡象有關。要等到整個面板產業景氣觸底後,股價才有可能轉強。

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048期》便利商店及各大書店均有販售

中時電子報 編輯/邱怡萱 、先探週刊文/魏聖峰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