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魯蛇三原色:低薪、低價、低稅

作者:沈富雄

美國《全球金融》雜誌列出全球最富裕的23個國家和地區,台灣堂堂名列第17,媒體大幅報導,一些馬友友們趕緊為馬英九擦脂抹粉,學界的評析還算平實,一般民眾則普遍無感,小確幸也許有一點,論富裕則未免誇張。相關財、經部會官員及央行總裁倒是出奇的安靜,他們既非寡聞更非弱智,應該知道此一表面亮麗排名,有它背後陰暗的一面。

550-6MA

馬英九總統執政時期,正逢魯蛇一詞在網路被大量使用。(圖/取自馬英九總統臉書

這項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的富裕排名,台灣成績耀眼已不是第一次,還有其他一些類似的統計數字更令人驚嘆!如人均金融淨資產(260萬新台幣/人)名列全球第8,如果換算成為PPP計價,則高居全球第一。

但是,我認為且慢高興,因為它代表了五種怪異的現象:

一、國窮民富,而且很富!

二、大量財富由流量轉成存量,失去動能。

三、資產分配不均,遠甚於所得分配不均。

四、GDP被嚴重低估,原因是匯率超貶,美金計價的合理人均GDP可能在28,000元附近。

五、PPP奇高,主因為物價刻意被壓低,合理的PPP計算應在36,000元左右。

前面我假設的合理人均GDP為28,000元,PPP為36,000元是假定20年來如果央行沒有刻意「阻升助貶」,今天新台幣的匯率應該高於31元,我們如以1998年基準,比較台、韓、日三國,事實是韓圜升值25%,日圓升值19%,而新台幣僅升值9%,所以台幣相對便宜,從2013年起日幣雖然瘋狂貶值,但別忘了從2008年到2012年,日幣狂升39%,所以今天台幣仍比日幣超貶10%,但我們重度仰賴出口的產業恃寵而驕,只要日、韓貶匯,便大哭大鬧要求央行比照,好似一個被寵壞的小孩只要看到鄰家小孩手中一支棒棒糖,便吵著也要,卻忘了過去數十年,台灣社會已經讓你吞下多少甜頭。

因為PPP奇高,GDP人為低估,所以兩者的比值高達1.9,與柬埔寨等落後國家無異,通常已開發國家都在1.0上下,表示物價真實反映GDP,一些匯率超升的先進國家這個比值甚至低到0.5~0.6,亞洲以出口為導向的諸小龍則在1.3左右,他們跟台灣一樣,以匯價雙低政策補貼出口,但程度沒有我們這麼離譜。

550-4

台灣普遍物價較全球低。(圖/中時電子報記者陳振堂攝)

尤有進者,政府自1997年開始減稅,至今稅款少收新台幣7兆元,比同期間中央政府累積的債務餘額還多了2兆元。此一低稅、低薪、低價的人為「三低症候群」,它的實際獲益者為:一、出口產業。二、來台觀光客。三、在高薪國打工(如澳大利亞)而把收入匯回台灣的台客。

但,它的長期受害者就更可觀,且一向被忽視:

一、全民:大家的資產因匯率而受貶,庶民大眾以低薪資過低通膨的生活,典型的苦勞本色。

二、受薪階級:2000年以來,實質薪資所得停滯。

三、出國旅遊的國人發現世界各地的物價都貴得驚人。

總之,18年來,我們以低薪、低價、低稅負來降低出口成本,以全民賤估資產,縮緊荷包去支撐一個不爭氣的出口,他們只知削價兜售無法升級的產品,以全民的血汗去維持全球市占率,讓大家都變成名符其實的Loser(魯蛇)。

我必須沉重的提醒國人:當外國旅客(含陸客)認為我們是購物天堂,台灣就是落後國家!低薪、低物價的環境無法孕育創新與轉型,所有創新大抵來自高所得、高物價的地方,如德國、瑞士和美國的矽谷。多年來,政府不管藍綠,已經不知不覺間被出口產業綁架,將台灣帶進「三低症候群」的惡性循環而無法自拔,任何創新、升級自然是奢談一場。(作者為前立委)(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沈富雄

沈富雄(圖/中時電子報記者王英豪攝)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