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霸凌楊又穎? 艾莉公開「對話紀錄」聲明:絕對沒有匿名攻擊和工作霸凌

u_0

小模艾莉因楊又穎一事再度受到網友謾罵。(圖/翻攝自Alley 艾莉臉書專頁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

小模艾莉昨(20)日因傳出告何姓網友不起訴,扯出楊又穎曾說「因為艾莉的事情很傷心…,引起熱議,許多網友又再度到她的臉梳洗版謾罵,為此艾利一度關閉臉書又開啟。

不過今(21)日下午她選擇面對此風波,在臉書公開與楊又穎許多訊息對話紀錄,還原真相,強調自己「絕對沒有匿名攻擊和工作霸凌」,希望這次聲明能讓大家理解事情原委,也盼每個人都能夠回到正平靜的生活。

Image4

昨日許多網友得知判決後紛紛到艾莉臉書專頁留言謾罵。(圖/翻攝自Alley 艾莉臉書專頁

艾莉聲明全圖文如下:

(以下圖文均取自Alley 艾莉臉書專頁,若有誤植依Alley 艾莉臉書專頁為主。)

各位關心我的朋友 您們好

我想澄清一些事情,雖然原本以為沉默可以讓心情與家人比較不受到干擾,回歸到正常生活,即便是被誤解,或許也就會隨時間過去,傷口會痊癒,但是新的一波報導與指教,已經超過我承擔的能力,讓我想要讓大家了解我跟Cindy的關係與交往相處過程。

(為了尊重及保護朋友不被波及,所以用黑線遮住名字,請見諒。)

圖片觀看順序為:上排左到右,再下排左到右,謝謝。

/

2014年3月我開始專注於自己的工作上,所以鮮少和其他朋友出門聚餐,比較常會是在網路上關心彼此的近況,當然我和Cindy也是,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會聊天,有時候半夜忙完工作看他還在線上也會關心他。

11863295_982215035162223_917044582077961117_n

/
我從2014年6月因為想更專心在自己安排的工作上,所以比較少接洽網拍工作,也比較少接觸網拍圈的人,在網拍圈本來就沒有和太多人熟識,所以我並不太了解圈子裡有發生什麼事情和聊什麼話題。
2014年7月耳聞Cindy詢問共同朋友我是不是不喜歡她,當下聽到覺得很荒謬,但也怕Cindy多想,所以七月底的時候約了Cindy出來聊聊天希望化解她心中對我的疑慮,晚餐回家後也和他聊了幾句覺得能化解我們之間的誤會很好,也希望她不要再亂想了。

2

3

我們約出去吃火鍋聊聊,把彼此的誤會完全解開後我們都覺得很開心,覺得再也沒有事情可以影響,吃完火鍋我們就各自分手,回家後也彼此互相打氣覺得「阿~講開了~沒什麼了~因為文字是最沒有溫度的~~」

4

/

後來我們像以往一樣的交往,並無其他怪異的地方。她也在十月多時拍攝我們的共同廠商時還模仿我錄了一段影片給我,當時跟他開個小玩笑打鬧了一下,但這就是我們之間相處的方式。

5

6

/

在2014年11月時,某天晚上我和男友吵架後在私人facebook打狀態抒發情緒,卻被Cindy誤以為我在說她,當下Cindy截圖給蘇同學看後就回覆了我這個狀態(她回覆的內容和我們之後私訊的內容,這部份蘇同學並不知情,所以蘇同學誤以為我真的如Cindy所說「根本不想講開解決」)
而當時在Cindy回覆我的狀態後我感到相當意外,也直接針對她的留言回覆她為什麼會這樣子想,並且在私訊和留言中我一直請求她與我說清楚,但是她並不願意,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的結束。
吵架後過了兩天,我因為工作很累在狀態上打了好想睡覺之類的話,Cindy私訊我要我早點休息,我因為兩天前還在爭執,不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為何,所以禮貌性的回覆,而後我們的關係就變成普通朋友,也因為各自工作忙碌幾乎沒有聯繫。

7

8

/

在Cindy選擇用自殺的方式告別時,和她的朋友聊天才知道原來在2014年夏季開始,Cindy跟她的朋友說有人告訴Cindy我討厭她,Cindy也跟其他人說「艾莉聯合其他麻豆討厭我」、「艾莉討厭我」之類等等的用詞,可是我和Cindy之間到2014年11月吵架前私下都有聯繫,所以當我於今年五月知道這件事情時我覺得很意外,因為我不知道是誰去告訴Cindy我完全沒說過的事情而且想要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

從2014年年底我們最後的對話感覺是和平的,11月的吵架好像已經過去了。一直到今年三月底時,Cindy在半夜三點多和我們之間一個共同朋友A聊天,聊天內容提到與我之間吵架的部份,內容為我拉攏了很多model討厭她和不想講開這部份(但是共同朋友A都知道我其實一直很想和她講開我們之間的誤會),Cindy和共同朋友A說她很想自殺後就沒再回應對話,共同朋友A很緊張很怕Cindy是不是真的想不開了,所以半夜三點多時聯繫我,我當時才知道Cindy有想自殺的念頭也覺得情況很危急,立刻請我們之間其他的共同朋友B聯繫Cindy確認她是否平安(因為先知道了Cindy對我的想法,所以當下沒有去聯絡她,怕她覺得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反而刺激到她,才會請其他朋友聯繫。)

(以上共同朋友A及共同朋友B中的AB皆為代號,不具任何意義。)


以下為 Cindy 與 共同朋友A 的對話記錄
(左邊是Cindy,右邊是共同朋友A)

9

以下為 我 與 共同朋友A 的對話記錄
(左邊是共同朋友A,右邊是我)

10

以下為 共同朋友B 和 Cindy 的對話記錄
(左邊為Cindy,右邊為共同朋友B)

11

共同朋友B 回給 我 確認Cindy平安
(左邊為共同朋友B,右邊為我)

12
我也再告訴 共同朋友A Cindy還有回訊息,時間也不早了趕快休息。
(左邊為共同朋友A,右邊為我)

13

之後我和共同朋友就沒有再討論這件事情。工作時遇到共同廠商有跟他們說這件事情,也請他們多關心Cindy,才知道共同廠商也聽過Cindy說一些負面的想法,共同的廠商也一直開導Cindy。直到後來發生了憾事,我們都很難過。

/

我和Cindy交往的過程中和一般人一樣,即使不常見面,我們還是會互相關心彼此,互相打氣加油,不開心的時候抱怨,開心的時候分享喜悅,我和Cindy之間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只是有一些誤會和有心人士的挑撥離間。我了解被匿名攻擊時的不安,因為當時我也很常在「靠北部落客」被匿名攻擊,也因此產生對人性的不安和不信任,所以我堅決反對匿名攻擊,也必須再次強調「我絕對沒有匿名攻擊Cindy,也絕對沒有工作罷凌」,請不要再把自己的揣測加諸於我。
我們的工作時間和內容都是和廠商直接聯絡,我沒有任何權力及地位可以從中作梗。
一直以來我都是訊息接收的被動者,從不認為自己會是這件事情的主角,但在新聞媒體未求證於我和蘇同學的情況下直接揣測的報導後,接連而來的批評指教,逼得我要去承認我沒有做過的事情,我似乎沒有自己的話語權。
真的很謝謝彭哥哥聽我解釋和Cindy曾有過的衝突,也很謝謝彭哥哥一直都很理性的教我如何面對,告訴我說只要我們知道就也不需要再跟外人多說些什麼。

當時我覺得我已經和蘇同學發出共同聲明後就不需要再多做解釋,蘇同學也有在之前的共同聲明文下再次強調,內文如下

14
/

關於提告何男的部份,何男於4/22在我的粉絲專頁和instagram留言影射,並且搜尋到我的私人facebook,連續傳了15封訊息給我,讓我感到被騷擾和心生恐懼,所以蒐證過後決定提告保護自己。

15

16
/

在4/29新聞媒體大篇幅的偏頗報導後,突然湧入兩萬多則留言謾罵,我承受不了,身心覺得無助恐懼,曾求助於iWIN網路內容防治機構。

17
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調適心情,該怎麼去解釋,我害怕走入人群,我覺得非常難受,所以接受朋友的建議決定出國一個月,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散心。本來有打電話到台北地檢署要請假更改開庭日期,但案子已經移交到士林地方法院來不及請假,而且我已經出國,所以沒有辦法出庭為自己辯駁保護自己權益。

/

7/13號士林地方法院有撥打電話給我告知我未出庭,我有跟他們說原因並且明確告知回國日期,當時他們回覆我好知道了,我以為八月回國後會再開庭一次,沒想到於前幾天收到不起訴的判決書。

18
判決內容為何男提供Cindy與其友人LINE的截圖,Cindy提及「想自殺」、「被弄到有憂鬱症」、「艾莉好像聯合很多人討厭我」等言語,何男以對話記錄為基礎提出他對於對話記錄主觀的意見評論,縱使用語尖酸刻薄,但有對話記錄為基礎謾罵並不是無意義謾罵,也因為罪證不足所以判定不起訴,可是這並不代表我與Cindy自殺有任何直接關係。
因為何男並沒有再騷擾我,所以當我收到判決書後覺得「告人」是很費心力的,一件事情一直在心裡懸著不好受,所以就沒有打算再繼續上訴,想趕快讓事件落幕,也希望如果有機會能跟何男見面,可以像跟蘇同學一樣把誤會解開,大家回歸平常生活。

/

最後,我必須再次強調「我絕對沒有匿名攻擊和工作罷凌」,很抱歉佔用了大家的時間,看這麼冗長的聲明內容,希望大家藉由這次的聲明可以更清楚的知道事情原委,也希望整件事情儘快落幕,每個人都能夠回到正常平靜的生活,謝謝大家。

艾莉 敬上

※延伸影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