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周刊》9分19秒獨家專訪影音+訪談全文!我沒有去學運就好了… 劉喬安淚崩:那些理想、那些政治都是屁

太陽花女王劉喬安涉嫌仲介跨國賣淫,時報周刊online臉書粉絲專頁30日公布一段獨家專訪劉喬安的影音(請往上看↑),全長為9分19秒,底下為影片訪談全文。

1.談女兒

劉喬安:還接納我在看小孩,你能忍受自己的小孩已經是單親了,然後好幾個月沒有見到他嗎?

不是因為不在耶!是因為妳爸媽不准你們碰面,因為怕對小孩有心理壓力。可是小孩花的錢,他上學,上面不會寫媽媽的名字。

時報周刊女記者:那妳有辦法跟她講電話或視訊嗎?

劉喬安:視訊不行,電話可以呀,她有一次跟我講媽媽我想妳耶!我說我想妳想到死掉怎麼辦

劉喬安:嗚……(啜泣)我沒有去學運就好了,真的!我為什麼要有這麼大的所謂目標,還是什麼就是一種堅持。其實真的腳踏實地生活才是最實在的,對我現在而言。

我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選擇一次,我才不要什麼理想,真的不要,我要好好活著,我要腳踏實地活著。我才不要什麼理想,什麼那些理想那些政治都是屁!那些跟我的生活真的是沒有關係的。如果我可以重新選擇,我真的不要

時報周刊女記者:自從那件事妳就不會再那麼參與政治、政治議題

劉喬安:我不要!我現在感覺那個就是個鬼魂,我$%^&

時報周刊女記者:因為這樣妳不想再看新聞了嗎?

劉喬安:我家電視,我家所有電視新聞頻道全部鎖起來的

時報周刊女記者:自從那件事之後?

劉喬安:對!我手機APP原本還有裝各個不同的新聞頻道,我現在只看國外新聞,台灣新聞大陸新聞我都不看,我完全不敢看。

因為真的很恐怖,為什麼單純一的一個想法,然後可以渲染成這樣,我又不是花錢請你們來拍我,我可能就只是下樓遛個狗幹嘛,然後就會被逼到我覺得走投無路。

但是…我也知道大家是為了工作,可是為了工作就可以把人逼這樣,我有時候想想,我覺得好恐怖。

2.談家人

劉喬安:我…我…我從頭到尾,就是沒有…能夠照顧過他們。然後一年多從去(2014)年3月18號來,就不斷地給他們就是非常崩潰的事情,給家人很嚴重的傷害,我女兒已經是三年級,她等於是已經很懂事的小孩。

然後,我在他們班的家長會,我也非常的活躍。所以…其實出這種事情…唉

時報周刊男記者:所以妳是為了女兒才決定出來好好說?

劉喬安:是啊,我…我自己有小孩,我怎麼可能從事跨國仲介這種事情(微笑)。我#$%^&,怎麼可能。然後新聞一出來,根本就是…沒有人,沒有人覺得我是無辜的。

我覺得我這時候不講,我難道還要相信這世界上還有正義什麼嗎?我不覺得會有人幫我發聲。

包括,去年底,人家在過聖誕節在過跨年的時候,我是在萬芳一處精神病院過的,這些也都沒人知道。

時報周刊男記者:之後妳的工作是完全停擺嗎?

(劉喬安點點頭)

時報周刊男記者:那… 最…

劉喬安:我停擺5個多月

時報周刊男記者:妳停擺5個多月,一毛錢都沒有…一點收入都沒有

劉喬安:一塊錢都沒有,我女兒學費是四處借的

時報周刊男記者:所以也包含這個室友?

劉喬安:我室友是我最大的債主(露齒微笑)

某位在場人士:債權人!

劉喬安:債權人!債權人!喔,對。他是我最大的債權人

時報周刊男記者:所以他這段時間是真的給已很大的幫助

劉喬安:對,他把我當家人一樣照顧

劉喬安:非常深地糾正我的價值觀,非常深。

時報周刊男記者:嗯嗯

劉喬安:雖然…的確是被設計,但是我價值觀沒有偏頗沒有偏差,我…我不見得會上鉤。就像很多人汲汲營營的每天很辛苦的在做自己的工作,她們也不見得會接觸到我們所謂的八大行業。所以我從去年11月工作停擺,其實對我人生也是上了一大課,那我現在…我現在很努力的想要做自己的本分,將我的人生回到正常軌道。我覺得沒有要發光發熱或什麼,那現在我就是很努力的想要把我自己拉正,就是不要,就是回到正常的軌道,而不要再脫軌,對。

3.你能想像當我一天嗎?

劉喬安:我其實常常一年多啊,我常常跟我朋友講一句話,你能想像當我…一天嗎?就當我一天就好。

就是我…之前有很多,就是一些新聞,可能有一些想不開的年輕人怎麼樣怎麼樣的什麼的,很多滿滿正面能量的人都會傳訊息給我,妳絕對不可以,妳要記得,妳也是有正能量的人。

我…就是…會被擊垮啊!垮了就再站起來啊!我一個女兒三隻狗耶!會垮啊,誰都會垮啊,垮了再站…然後再垮…他們就是會來嘛!你就…我把自己想像成就是…太白目的人。

然後…反正就是…有可能…真的太…太雞X了吧!老天爺註定要用這種方式讓妳學著長大,可能他覺得我價值觀太偏差,註定要用這種方式,然後告訴我,我可能太不受教了,我不知道。

(啜泣)就是…但是有時候會覺得對我很不公平啊!

4.妳用什麼方式紓壓

我今天…來這裡之前,我坐計程車,我跟計程車司機說:救我!他也嚇一跳。他說:妳要去哪裡?我說:急診室、萬芳醫院,因為我病歷比較多都是在萬芳醫院。我就這樣跟他講,然後他就邊開,邊放佛經給我聽(淚崩)。然後我到醫院急診室,過去說,我就自己去結帳,然後護士說,妳怎麼了?我說,打給我醫生,我就把健保卡給他,我說精神科醫生。

我就說,我要得救。我靠藥物,我靠醫生,我靠正能量的朋友鼓勵我的話,所以我…我變得很會篩選,就是當我不想聽的話,或是我覺得不舒服的時候,我可以自己自動的快轉掉。

嗯,我可以。

※延伸影音

提醒您,給自己一個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