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社會局判《自由時報》性騷案成立 李艷秋:鍾智凱答辯時說我是網路A書女主角,與資料相符。

資深媒體人李艷秋昨(5)日在臉書發文,指出「台北市性騷擾防治委員會裁決,自由時報性騷擾李艷秋成立。」

李艷秋去(2015)年5月21日投書《中國時報》,以〈主播只剩罩杯?〉為題,評論《自由時報》的新聞報導〈中視主播斷層,急挖貧乳主播救火〉(《自由時報》後來將標體改為〈中視主播斷層 急挖美女主播救火〉)。該篇新聞撰稿記者鍾智凱在同年5月22日發表〈不爽聊罩杯 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他自行搜尋李艷秋被大陸網友寫為色情文學女主角的文章,圖說甚至寫道「李艷秋目測至多B罩杯。」讓《自由時報》與鍾智凱被網友、媒體工作者砲轟。

自由時報抹黃李艷秋事件 懶人包

1.被鍾智凱用A書女主角侮辱 李艷秋:對《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社長林鴻邦、總編輯胡文輝與撰稿記者鍾智凱提告

2.《自由時報》向李艷秋與所有讀者道歉 開頭先讓中國網友分擔責任

3.李艷秋強力譴責:「自由時報,說好的懲處呢?」 怒提交性騷擾申訴書

●李艷秋臉書全文如下:

台北市性騷擾防治委員會裁決
自由時報性騷擾李艷秋成立

去年五月,我在報上發表一篇【主播只剩罩杯?】的媒體評論
自由時報記者鍾智凱以【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羞辱我
我向台北性騷防治會申訴,第一次判決性騷不成立
這麼離譜的事竟然連性騷都不構成?當然再申訴
第二次判決出爐
記者鍾智凱與主編邱婉智被判情節重大,性騷成立
唯他們二人的答辯令人咋舌

鍾智凱,這位師大大眾傳播研究所科班畢業的碩士,在A書事件發生時,我曾撰文為他惋惜
因為他還是一名年輕的記者,他的墮落是因報社縱容甚至誤導所致
若他離開自由,將來也很難在傳播界立足,所以自由有責任將他導入正軌,為媒體減少一名造業的記者
結果他在答辯中說
我的文章無端攻擊同業,為不實的評論,他只是針對我的評論回應而已
至於說我是網路A書女主角,與資料相符,非他憑空捏造杜撰,他只是摘述該篇文章而已

主編邱婉智則稱,只要記者有依據引述、陳述事實,就會通過上稿,標題都是記者自己加的,因為即時新聞時間緊迫,所以沒有修改,她覺得對我感到抱歉。
兩人一致強調,這篇報導有憑有據,根據事實
他們的狡辯,難堪的映照出台彎價值混亂,是非不分的現況
那條媒體專業的道德紅線,在他們身上全然潰敗
鍾智凱毫無反省,也不必改過,因為自由力挺他硬ㄠ不認錯,這樣品格的記者在自由的前途一片大好,我實在不必擔心自由會叫他滾蛋

我也告了自由總編輯胡文輝及社長林鴻邦,但未成立
委員會認為,報社應對下屬負監督及教導責任,法律主體應是報社而非個人,這是非常重要的提醒,我記住了。
至於記者及主編,【不但有性意味及性別歧視,且對申訴人造成冒犯性、敵意性的環境,足以侵害申訴人的人格尊嚴及名譽,且情節重大。】
情節重大會怎樣?性騷委員會只能做行政罰,就像違規停車吃罰單一樣,性騷最重罰.十.萬.元,罰款交台北市政府。
不過沒關係,這個行政罰確定兩件事
1.自由時報對李艷秋性騷擾
2.這個判決將成為司法訴訟的重要依據
在兩年內我都可以提出民事賠償,只要自由繼續對我使用低俗不堪的字眼攻擊羞辱,我都會在司法裡討公道
我希望我的案例,可以鼓勵女性在受到媒體欺凌羞辱時,有勇氣站出來,為自己的尊嚴而戰!
事件發生時,我曾寫下【天很黑,路很長,我們結伴同行】的文章
感謝這半年多始終和我站在一起鼓勵我的朋友
沒有你們,我辦不到
現在只是第一次看到正義和是非露出曙光
想要翻轉臺灣媒體的不公不義,路,真的很漫長

 

 

※延伸影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