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宇新/第一線教學者看「教改」

作者:唐宇新

前言:

補教名師周妤在商周發表了這一篇〈在第一線的老師嗆「教改」學者:學生連國字都不會寫,怎麼教他思考力?〉

我看完後抓了第一個問題:「周妤的標題與內文有小出入。」她的內文寫的是「學生連國字都不會讀,怎麼教他思考力?」

內文雖然不是學校的第一現場,卻已經相當符合現狀的問題了。我就以國小第一線教學現場來談談「教改」這件事吧!

 

台灣教育改革,簡稱教改,是指台灣1990年代以來一連串的教育改革措施,不論是法令、師資、課程、教學、教科書、財政等方面,均有重大的變革,堪稱台灣教育史上變動最劇烈的階段。由於教改牽涉層面相當廣,因此不斷為社會各界所廣泛討論,又因爭議頗多,且配套不足倉促上路。實施至今各界給予不一的評價。 (引文自維基百科

 

1994教改設定的八大目標已經完成:

李遠哲、民間團隊與當時政府設定了「修訂教育法令與檢討教育行政體制、改革中小學教育、普及幼兒教育與發展身心障礙教育、促進技職教育的多元化與精緻化、改革高等教育、實施多元入學方案、推動民間興學、建立終身學習社會』八大目標。以現在教育的現狀看來,幾乎是百分百達陣,像是:教育基本法在102年修訂、九年一貫的施行、多元入學政策、幼托政策、終身教育、森林小學………這些只要輸入關鍵字,您就可以用google找到相關的答案了。

說真的台灣政府在教改工作上是花了十足的功夫,即使仍有像是課綱等得爭議,卻也可以看出政府在教改政策上的努力,我們也確實該在給噓聲後,給予掌聲鼓勵一下。

2003教改萬言書的「打倒升學主義、減輕升學壓力」

這萬言書一出,正代表了一件事情「教改施政完成度100%,然而並沒有真的將升學壓力消滅掉。」

 

書中痛陳自願就學方案、建構式數學、九年一貫課程、多元入學方案、教科書一綱多本、消滅明星高中、補習班盛行、教師退休潮、師資培育與流浪教師、統整教學、廢除高職、廣設高中大學及教授治校等13種教改亂象。(引用原文)

 

這也很清楚表明了民間對於教改並不是太滿意的,而萬言書中的十三個質疑迄今仍存在。幾乎是沒有什麼改善,這也自然衍伸出更多的人們對於教育現狀的不滿。

2007年全國家長團體聯盟、中華民國教育改革協會、人本教育基金會 等民間團體組成之「我要十二年國教聯盟」發起在國中基本學力測驗結束當天的「七一二我要十二年國教」遊行 (引原文)。

 

周妤:「當個教書匠沒什麼不好。」

我覺得每個老師,都該先做好一個教書匠,行有餘力,再來想怎麼當教育家,免得教育家沒當成,連最基本的「教書」工作也沒辦法使命必達,那麼一個老師,就喪失了他基本的價值與立足點。

在你能夠做到「讓學生願意聽你說話。」這一點之前,談任何的教育理念,都太早了。(引原文)

這句話也確實的點出了現在教育的大問題-「教學弱化」,然近年像是「翻轉教育」、「創思教學」、「數位學習」……也正在藉此彌補城鄉間教學資源(甚至教學者本身能力)的問題。

學生的學習意願與各方面的能力正在高速衰退

事實上,學生寫與計算的能力正以無法想像的速度不斷衰退。

在教學現場待久了,教學者的感慨就會逐年加深。

也就是把教學端問題屏除掉後,現下最大的問題。當然教育部與幾個縣市都有針對學生能力做普測(無論補救教學、基本能力檢定或是升學考試中的數據),都可以很清楚的呈現出這個問題。

沒錯,我說得正是「學生自身問題」!這個不是給了學生多棒的數位設備、多好的師資與更棒的教材可以解決的問題。

而這個問題又牽扯到學生與家庭。偏偏我們的政府把問題堆疊到教育面上,讓問題停滯在託育與補救上。

表面上託育與補救似乎提供了解套,但在教學者眼中看到的卻是「孩子的問題家長不見得知道」、「孩子學習出了狀況家長直接怪學校」。因為家長與孩子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短,親子間的距離卻因為福利政策而漸行漸遠。

我對小英接任後的教育政策的期待

一位摯友曾在我臉書上留了一段,這段話的大意是這樣的,「反正我們什麼做不好就是先罵,從老師罵到學校,在從學校罵到教育管理單位,最後最好罵得就是總統!」

這必然是小英政權的最大難處,畢竟起之於人民的期待,也有可能敗之於人民的期待!

我對520後的教育政策其實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原因在於前陣子寫了探究補救教學議題而被好高好高層「關懷」,自然落筆時不得不謹慎許多。

我對於教育政策的期待只有「把時光還給親子共享,把教育權交付與家長。」

20151209005266

羅東鎮北成國小學生使用PCES教學設計模式系統,用平板電腦課堂中與老師互動,可配合課本內容,馬上作答。(圖/中時電子報資料照,記者王亭云攝)

●小結:

過度的福利與託育制度無法解決台灣教育的問題,而且加班時數越多家長也沒多賺到什麼。

最後數位設備與遠距教學,這些高端的東西在孩子眼中也不過是3C玩具而已,真的有心運用這些設備在學習的孩子比重並不大,另外平板及手機上網費用過度昂貴,不是每個家庭都承擔的起。

教改目的應該是讓孩子有更多的空間去探索自己,而不是讓教育侷限在只有學科成績與升學的緊箍咒中才是。

●作者唐宇新,花蓮縣源城國小教師。原文〈淺談第一線教師眼中的『教改』〉於2016年2月20日發表於臉書網誌,文章已獲作者授權同意刊登。名家專欄歡迎您,稿件請寄gotv.news@ctitv.com.tw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