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妳明年會不會留在這裡啊?

作者:唐宇新

勇敢的小鄭老師

小鄭終於考上這學校的代理教師,這是她取得教師證後第一年教書。

她不只優秀,而且也很盡責。她手上低年級那班的一年級小搗蛋,一上手就每個都服服貼貼的。除此之外,即使是帶著孩子們參加縣內的舞蹈比賽練唱練跳,用到了自己的假日與下班時間,我們也沒有聽她抱怨過些什麼。

有次社團活動,孩子因頑皮造成了斷趾意外。小鄭老師非常冷靜,馬上用袋子包著被塑鋼門夾斷的手指,然後一手緊掐著孩子受傷的手指止血,趕緊把所有的事情都安頓好。這孩子也很幸運,在醫院緊急手術下縫合回來。

小鄭老師在事件中的表現,頗受校內外讚揚。

認真的小鄭老師

她上課的與耐心更是令家長稱讚不已。

只是正當每個孩子在課堂上有不少的進步時,只有妍辰這個小女孩怎樣學也學不會。那時候政策上仍沒有所謂的補救教學,但小鄭老師就跟古早的老師一樣,總是把妍辰留在身邊一步一步教。

妍辰是隔代教養的小女孩,她與小鄭老師兩個人在教室裡面就像姊妹一樣,因為小鄭老師的身高與年紀其實跟五六年級的女生差不多高。

她是真的很有愛心陪著孩子寫功課、複習課業,只是小鄭老師偶爾也會忍不住脾氣,對妍辰動手動腳。

發現時其實我滿錯愕的,因為小鄭老師因為跟我熟,偶爾也會忍不住性子的在我面前對妍辰捏耳朵、打額頭。

小鄭老師眼中的好老師

那天與小鄭老師聊起了我的小時候,說到「我小時候要是功課沒寫好,老師就會用他的棍子打我!」

小鄭老師聽了一臉欣喜,因為她也是這樣長大的。她侃侃談到她的家庭結構、講起學習經驗。

對談中,也透露出了一點,「小孩學不會就該要用重罰。」

也確實沒錯用打的用罵的傳統手法,確實是教孩子時沒有辦法中最快的方法。

姊妹般的師生陪伴

妍辰回到家總是有沒有人煮下一餐,因為照顧她的阿嬤總是在金針山上與市場間工作與走賣蔬菜,妍辰家中最親的家人只剩那台電視。

白天在學校上班,下班後住在宿舍裡面,小鄭老師幾乎成為了妍辰最親的親人。陪她寫作業、玩遊戲,更是陪她讀故事書,遠遠看來她們真的像極了姊妹相伴。只是我總是聽到小鄭老師這樣講「妍辰要認真點,老師明年離開這所學校了,妳就要靠自己了!」妍辰耳朵被捏的紅通通,小鄭老師跟孩子的眼眶也一起紅通通的。

孩子的心聲

「為什麼妳常常沒有把作業寫完啊?」

「因為家裡沒有書桌啊?我只能趴在椅子上寫作業。」

「妳喜歡小鄭老師嗎?」

「雖然她會捏我,我還是很喜歡她,因為她都陪著我讀故事啊。」「老師,小鄭老師明年還會在這裡嗎?」

少子化下學校的師資問題

王政忠的〈老師,你會不會回來〉一書中就曾提到「偏鄉校的老師通常是幾年後就調動回故鄉。」爽文國中很幸運的有王老師駐腳,他也參與了當地孩子們的人生歷程,漸漸與孩子走出一個新的人生出來。

正式教師不願意留任,不外乎家庭不在工作點、交通不便、居住問題……等因素。此外,少子化也讓小校教師員額受到管控,地方政府為了避免併校廢校問題延伸教師編制與人事費用問題,於是偏鄉小校只能延聘代理教師,教育部修訂法規(中小學兼任代課及代理教師聘任辦法)保障代理教師續任兩聘。只是誰希望自己每年少兩個月的薪水(代理教師暑假期間不支薪),兩年一到還要重考。也因此有些代理教師在長代期間,會學期中離職準備考試。取得正式資格後,又會開始另一個調動輪迴中,成為偏鄉學校永遠的缺憾。

教育部於去年教育論壇中提到『增加教師員額』,加上原籍師資公費碩專班的開辦,能否成為偏鄉小校師資的及時雨又是一個大問題。

優質代理教師是解決問題的速效藥

優質代理教師也有教學能力、認真層度不在話下的,有些甚至出自於在地,這些教師對於需求與流動率高的學校與鄉鎮必然是最大助力。只是優質代理教師一聘兩任,對師生彼此助益不大。若是延長聘期,改成為優質代理教師一聘3-4年,同時在上能多給付一些薪資,彌補暑假兩個月期間無薪的窘境,或許會讓優質代理老師有更高的留任意願。

另外,我記得以前師資政策中曾經提過『代理滿幾年,加修教育學程後得轉任正式教師』,而現在出任代理教師的夥伴幾乎都有教師資格証,倘若師資政策能往『每年由各校提出的優質代理教師員額,佐以國家考試方式認可授予正式教職,直接在提出校就任正式教師』,偏鄉師資或許能得到緩解。

 

●作者唐宇新,花蓮縣源城國小教師。原文〈老師,妳明年會不會留在這裡啊?〉於2016年2月25日發表於臉書網誌,文章已獲作者授權同意刊登。名家專欄歡迎您,稿件請寄gotv.news@ctitv.com.tw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