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哽咽談二二八:挑戰單車一日雙塔尋求靈魂救贖 用汗水開啟寬容與諒解的未來

經過了28小時又36分,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今(28)日上午10點02分完成其單車一日雙塔考驗。而抵達屏東鵝鑾鼻後,柯文哲也針對二二八紀念日發表感言,並數度哽咽(如下圖,中天新聞畫面)。

1

柯文哲表示,祖父在二二八事件受難,「造成我和我的父親,以及父親和他的父親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而去年二二八致詞時痛哭,也讓柯P決定,往後的二二八與父親都不再流淚,要走出悲傷歷史,因此今年才會挑戰一日雙塔,「以五百二十公里的挑戰,從肉體的磨練尋求靈魂重新的救贖。過去,我們的淚水充滿怨恨,今天,我們以汗水開啟寬容與諒解的未來。」

以下為柯文哲致詞全文:

去年,我首次以臺北市長的身份出席二二八紀念儀式,在致詞時想起祖父在二二八事件受難,家族也因此事陷入驚慌之困境,祖父於事件後臥病三年去世,入殮時連一套新衣服都沒有,是我父親幾十年來的遺憾。想到家族過去的苦難不禁泣不成聲,久久無法自己。我為祖父的苦難而哭、為父親的傷痕而哭、為1947年那個悲傷的年代、不幸折損的臺灣先賢先烈而哭。

過去每一年的二二八,是我最不想要面對的日子。我的父親每次在參加追思活動之後都流淚回家,身為人子的我不忍看到父親的悲傷,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二二八,造成我和我的父親,以及父親和他的父親永遠無法彌補的傷痛。

去年我在二二八致詞時痛哭失聲,父親卻反而沒有流淚。我知道,在孩子脆弱的時候,父親會格外堅強,這是身為人父保護子女的天性。在那時候我也暗自決定從此以後,每年的二二八我們父子都不再流淚了,我們要走出悲傷的歷史。因此今年我以不同的方式,來紀念二二八。

我挑戰單車一日雙塔,從臺灣最北端的富貴角燈塔到最南端的鵝鑾鼻燈塔,以五百二十公里的挑戰,從肉體的磨練尋求靈魂重新的救贖。過去,我們的淚水充滿怨恨,今天,我們以汗水開啟寬容與諒解的未來。

這五百二十公里的路上,我的汗水滴落在這片土地的一村一里。只有呼吸聲與心跳聲陪伴的路途中,我並不感到孤單,因為我知道祖父在天上看顧著我。當年他保護外省新移民,卻遭到國民黨政權的迫害,他只是一位小學老師,卻始終堅持臺灣人的善良與勇氣,祖父的精神支撐著我完成漫漫長征。沿途加油打氣的鄉親,也給我最堅實的支持力量。汗水滴落過的鄉鎮,不再是地圖上陌生的名字,它們在我腳下親身踩過,從此它們在我的生命之中有不同的意義。

此刻我面向大海,站在臺灣的最南端–鵝鑾鼻燈塔。南島語族的先民曾跨越巴士海峽到臺灣開疆闢土,繁衍光榮而偉大的原住民族;漢民族也曾以勇氣克服黑水溝的風浪,來此創建新故鄉;身為海洋國家的子民,我們也透過太平洋走向國際,在全世界發光發熱。

臺灣人要做臺灣這片土地的主人、臺灣人要決定自己的命運、臺灣人要建立公平正義的新世界,這是我的信念和努力的目標。親愛的朋友,今天是二二八,身為受難者家屬的柯文哲希望以「寬容如海、成就臺灣」與大家共勉,讓我們記取歷史的教訓但走出悲情。儘管我們可能有不同的過去,但讓我們珍惜共同擁有的現在,也希望大家以互愛互諒一齊邁向共同的未來。在這特別的日子,衷心希望臺灣因為我們的努力而變得更好。

謝謝大家。

※延伸影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