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母嘆鄭捷被槍決「心情糟糕」 直問:執行死刑前,政府做了什麼?


北捷殺人案兇手鄭捷,於日前槍決伏法,不少被害人­家屬認為,正義得到伸張,卻也有人無法認同。對此,小燈泡媽媽,今日凌晨於社群發文,表示看法。

北捷殺人案兇手鄭捷,於死刑定讞後的第19天槍決伏法,外界普遍認為司法正義終得以彰顯;但也有不少人認為,閃電行刑,過於草率,引起諸多討論。對此,身為隨機殺人受害者家屬的小燈泡媽媽,今(12)日凌晨於社群發文,透露自己得知鄭捷被槍決,心情非常糟糕。

dwdwddddd
北捷殺人案兇手鄭捷已於10日伏法。(圖/中時電子報資料照片)

小燈泡媽媽表示,自己從未清楚表態支持死刑或是廢死,原因是當自己從被害家屬的角度觀看,「反而想的更多,更無法輕易選擇靠邊站。」對她來說,感覺糟糕的不是執行死刑這件事,而是在執行死刑之前,政府做了什麼?若政府始終無法解析犯罪者以及整個事件的原因,社會將永遠活在恐懼之中。

小燈泡媽媽原文:

昨晚孩子們就寢之後,David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告訴我鄭捷已執行將決

我的心情:非…常…糟…糕…

小燈泡事情之後,有很多人期待或努力迫使家屬要能有清楚的表態,支持死刑或是廢死?!我不是不願意表態,而是真的沒有想透

過往,我還沒想透。如今,身為犯罪被害者家屬,我不但沒有想的更清楚,看的更懂,反而想的更多,更無法輕易選擇靠邊站。

無差別事件越演越烈,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高,手段也越來越兇殘。就像David向蔡英文說的:孩子走了,我們要怎麼樣才能得到撫慰?我們的答案不是誰一定要被判什麼刑,而是下一次我們帶著孩子上街遊玩時,我不需要再提心吊膽,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撫慰

對我來說比判什麼樣的刑責更重要的是,我們從中瞭解了什麼?我們未來能做什麼?

我感覺得糟糕的不是執行死刑這件事,而是在執行死刑之前,政府做了什麼?他們有去分析瞭解『為什麼』了嗎?

我同意李茂生教授所說:無差別事件不可能真正完全被解決,但我們可以也需要去做的是透過這些事件,去理解到底如何發生這件事,而及時伸手,去降低發生的頻率

鄭捷很快的就執行死刑,意即就這樣失去了一個研究與瞭解的對象,他死掉了,然後呢?繼續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繼續速速執行??從過往的訊息來看,鄭捷是想死的人,所以藉由殺人來讓自己死,這樣的結束如他所求,那有什麼意義?鄭捷無精神異常,能清楚表達,也是生活相對比較不被社會邊緣化的,更應該要好好加以瞭解,到底他們是為什麼?他在想什麼?在生命發展的過程中,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從國小就想殺人,為什麼家庭、學校、親人、朋友、社會,沒能接住他?

國家是不是最少應該要給大家一個交代,好好剖析犯罪者以及整個事件的原因,給社會一個「理解」的機會,社會才有辦法走的更遠更好。唯有當我們瞭解這個人是怎麼一步步走向犯罪,我們才有機會談改善、談預防。否則,我們就真的只是永遠的活在一個未知的恐懼之中。

請問國家,執行死刑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做完該做的功課?!

 

※延伸影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