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翔奧運擊劍奪銀、銅牌 台灣媽媽以從小哲理教導

來自台灣的陳傳慧或許很多人根本沒聽過,不過她的兒子陳海翔(Alexander Massialas)可是新出爐的奧運銀牌和銅牌得主,陳傳慧和全家共同於巴西見證陳海翔在這次里約奧運會的鈍劍(foil,又稱花劍)項目,為美國隊摘得一銀一銅,心情非常激動和感動。在兒子凱旋榮歸後,陳傳慧接受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

20160904000726

陳海翔帶著一銀一銅,凱旋回到舊金山,他的母親陳傳慧以及父親兼教練Greg Massialas以他為豪。(圖/中時電子報,記者陳子巖攝)

奧運摘銀的美國選手陳海翔跟台灣有很深的淵源,是優秀的台裔混血子弟,他的母親陳傳慧在台灣土生土長、外婆也還住在台灣,使得外界對於這位培養出奧運兒子的台灣母親格外好奇。

一向鮮少在媒體上曝光的陳傳慧向中時電子報表示,當她在里約奧運場上,見證兒子獲頒銀牌的那一刻,心情非常激動,「當然是非常激動,而且是非常感動,最主要就是,我一向告訴我兒子,不管他得不得獎,我最感動的就是,他是一個非常好的兒子。」

來自美國加州舊金山的華裔混血青年陳海翔,在里約奧運男子個人鈍劍項目摘得銀牌,又與隊友一起摘得鈍劍團體項目的銅牌,是美國自1932年洛杉磯奧運以來,首度有擊劍選手在同一屆奧運獲得2面獎牌,也是美國相隔半個世紀以來,首度在該項目再贏得奧運獎牌。

20160904000728

陳海翔摘得的男子鈍劍個人項目銀牌(左)以及團體項目銅牌(右)。(圖/中時電子報,記者陳子巖攝)

家中出了這麼優秀的擊劍選手,尤其在贏了奧運獎牌之後,生活是否有所改變呢?陳傳慧表示還是以平常心看待:「當然比賽完了以後會忙一點,但是我們的生活講起來一切就是很平淡,但是有時候中國人說的『平凡就是福』。」

在台灣念到大學才出國的陳傳慧,經常用中國人流傳的哲理教導孩子。由於陳海翔和妹妹兩人一年到頭都在擊劍場上比賽,她教導她們勝敗乃兵家常事,「他們出去不管輸贏回到家都是一樣,所以說我們盡量就是把在家的生活過得很平常,但是我認為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總是跟他們講,贏了高興一下,也不要過分的高興;輸了會難過,也不要過分的難過,回到家好好吃一頓、睡一覺,第二天都好了。」

20160904000724

陳傳慧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圖/中時電子報,記者陳子巖攝)

陳傳慧在台灣土生土長,從國小、國中到高中,都是就讀光仁音樂班,後來走的也是音樂這條路。高中畢業後,她到文化大學念國樂系,因為她認為學國樂比學西樂更有意義,「但是來到美國以後,就學了2年作曲,因為我中西樂都通,也有很強的樂理基礎,但是學了作曲後,也很高興學到這些音樂幕後的一面」。

個性非常低調不愛出風頭的陳傳慧,覺得自己沒有音樂的發表慾,反而喜歡教學,所以又到德州休士頓大學修讀鋼琴教學碩士,取得學位後從此走上音樂演奏與教學這條路。

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先生Greg Massialas,兩人一見鍾情,便踏上異國婚姻,生下2個混血兒–22歲的陳海翔和他19歲的妹妹。

來自希臘的Greg在擊劍體壇也大有來頭,他連續三次擔任美國男子花式擊劍隊教練,年輕時也是美國隊的奧運擊劍選手,雖然並未得過奧運獎牌,退役後展開擊劍教練的職業生涯,目標就是要培養美國的擊劍選手贏取奧運金牌,他開設的擊劍俱樂部吸引許多學生加入,一對子女也是其學生。

陳傳慧婚後擔任鋼琴教師,陳海翔小時候也跟媽媽學鋼琴,只是後來反而對擊劍比較有興趣,7歲開始跟父親學擊劍之後,夢想就是要當奧運金牌運動員。

陳傳慧也談到,之所以長期支持先生發展擊劍事業,花費十多年歲月培養奧運選手,跟自己多年來學音樂有關,「因為總是覺得你做一件事情就是一份熱愛,看著先生對擊劍的熱愛,對所有學生真的是全心全意地為他們一步一步地走,我非常的感動,所以盡量的支持他,那我就是盡量做到讓他無後顧之憂,讓他回到家來高高興興、快快樂樂的,因為他工作的時候出去比賽的時候壓力也很大。」

陳傳慧現在在台灣還有親人,是高齡九旬的母親,即使移民到了美國,教育下一代的觀念還是受父母的影響最大,「我父母總是教我們每天要高高興興的,天天要過一個很健康很快樂的生活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對孩子的目標也是,就是希望他們很健康很快樂。」

陳傳慧每年總會回台灣2-3次探望母親,而先生和孩子在全世界到處比賽時,有到亞洲也會特地回台灣探視岳母和外婆,全家對台灣都非常熟悉,也非常有親切感。目前是美國名校史丹佛大學學生的陳海翔,從小曾就讀舊金山的中美國際學校,說得流利的國語,和外婆溝通也完全沒有問題。(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非讀不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