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速》曝韓國社會崩壞 導演曾遭霸凌見證韓失敗面

編按:《屍速》曝韓社會 導演曾遭霸凌見證韓失敗

《屍速列車》創下韓國電影新頁,在韓國突破千萬觀影人次,在台灣也突破億元台幣票房,全球票房破27.5億元新台幣,國內更衍生出台灣為何拍不出《屍速列車》的討論。文字創作者藍弋丰表示,《屍速列車》的成功,反映出韓國的經濟現況,以及社會陋習。

1352ok

《屍速列車》反映韓國社會寫實。(圖/翻社自GaragePlay臉書

以韓國產業界來看,在《屍速列車》中列車最終站釜山,是電影角色中的救命地,反觀韓國現實生活,當地最大貨櫃航運商韓進海運宣布破產,牽動釜山市的整體經濟,因為韓進海運一家就佔釜山港貨櫃量半數,貢獻釜山市將近三成經濟成長,破產無疑對釜山衝擊大。

不僅如此,韓國手機大廠三星原本拚盡全力趕在蘋果之前推出新機Galaxy Note 7,不料卻接連發生手機自爆意外,不僅錯失追趕蘋果的商機,還得砸下大筆預算全球召回。而韓國造船業也遭殃,韓國造船業的業績嚴重虧損,南韓大宇造船在2016年第二季的虧損達1.19兆韓圜(約333.3億新台幣),是2015年同期虧損的3倍。現代汽車利潤大不如福特,一輛汽車的利潤連美國福特汽車的一半不到。

許多影評認為《屍速列車》劇中社會寫實案例是參考世越號沈船事件、MERS疫情等,不過,從導演延相昊的創作歷程來體會就會發現《屍速列車》的誕生來源。文中提到,延相昊在中學遭到嚴重霸凌,親身體會韓國壓迫性階級社會造成的中下階層系統性貧窮,以及這樣的經濟壓迫如何扭曲人性,造成一輩子的影響,而他的創作歷程就是不斷的想揭露這樣的惡,他的歷來創作可說正是韓國全面性失敗的見證結晶,《屍速列車》只是其中一環,他可謂活生生「惡質扭曲社會現象的目擊證人」。

作者指出,《屍速列車》的成功,正是奠基在韓國的徹底失敗上,反映出韓國社會情勢的轉變,也是延相昊想傳達的訊息與信念,作者還笑言,就社會寫實面來說,或許別問台灣能否拍出這樣的影片,要是哪天台灣拍出這樣的片子並大紅大紫的時候,那就表示台灣社會累積的怨恨瀕臨爆炸。(新聞來源:東網

※非讀不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