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退出台灣 李開復三點看法夠中肯

放完年假後開工第一天,爭議不斷的網路叫車服務─Uber,就宣布在2月10日退出台灣,驚嚇了一票支持者。針對Uber的決定,現任創新工場董事長兼執行長,以及曾在蘋果、Google、微軟等多家科技公司擔任要職的李開復,在個人臉書上提出了三點看法。中肯之餘,值得宣稱要「拚經濟」的政府有關單位以及Uber的正反支持者細細品讀。

李開復稍早之前在個人Facebook貼文,針對Uber宣布退出台灣一事,提出三點看法(全文如下):

(1)Uber/Lyft/Didi/Grab/Ola/GoJak 代表的共享經濟不只是「另一種計程車」,而包括了:未來出行的趨勢(加上電動車、自動駕駛)、未來交通的創新(共享無人駕駛自動接送,大部分人不用買車了;大部分車只要載一個人,馬路交通規則都會改變)、新的工作方式(司機可以用閒置時間增加收入)、更精確的搭配帶來的方便+經濟效益+安全、從乘客到送餐送貨會讓影響力從出行到物流貨運,還有人工智慧大數據的後台更是最大的革命。以上每項每個國家推動科技進步的重要步驟。不一定要Uber來做,但是如果徹底錯過這次革命,那肯定會阻礙社會經濟的進步。

(2)Uber退出台灣以後,應該很難再歸來。而且,其他重要科技公司也可能會對於進入台灣有所顧慮。這又會進一步造成台灣網民對先進科技的脫軌(如今天,美國和中國大陸的網民對網絡的方便和應用,已經遠超台灣用戶了)。這脫軌又會導致科技創新的土壤無法孵化出世界一流的公司。台灣已經錯過軟體、Internet、移動互聯網、社交網路,現在又加上共享經濟。再下面怎麼辦呢?

(3)是Uber不守規矩、不肯妥協?是政府部門太強硬?還是計程車行業官商勾結?這我無從得知。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絕大多數的國家,無論經過協商或默許,是歡迎Uber/Lyft/Didi/Grab/Ola/GoJak的,只有少數是不允許的。所以我認為根據全球先例,一個有彈性的政府是可以談出結果的。而且,即便Uber太強硬或固執,為了讓共享經濟不至於倒退,可以先和Uber妥協容忍,再鼓勵其它的公司進來,或者支持一個本土的公司。

就他提出的三點看法,主要在指出Uber(或其他網路叫車服務)所代表的共享經濟,其實代表著未來外出行車的趨勢,影響層面廣泛,將對國家的科技發展帶來重要影響;Uber退出台灣之後,不僅很難再回來,也對於其他先進科公司進入台灣造成負面影響,若錯過這一波共享經濟潮,台灣將更與先進科技脫軌;而最後,他則點出政府在與Uber談判過程中所展現的彈性不足。

跳出他的觀點,光從這一次政府修改公路法,調高Uber罰款,以致最終罰款達到11億,讓Uber不得不重新思考在台戰略,最後在昨(2)日宣布退出台灣之事,《Mo PTT》App很快響應,並舉辦了名為「Uber正式退出台灣,你認為?」的投票,短短不到一天時間,共吸引超過一萬五千名網友投票,最終結果由「白癡政府」奪得46%選票,展現了台灣網民的心聲。

Uber退出台灣究竟是是不是台灣政府與計程車業的勝利,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