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南海對抗即將升高 川普需要三板斧

美國的中國政策專家哈里斯(Jennifer Harris)最近在一篇專論中指出,北京對新上任的川普總統即將開展其任期中的首次壓力測試,但川普似乎還沒有充足的準備。在美中之間因南海或其他問題引發外交或軍事危機前,川普有三件重要工作要做。

哈里斯是美國重要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資深研究員,專精於美國外交政策、美中關係、能源與氣候變遷等領域。她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撰文指出,美國新政府上任時,其他主要國家基於地缘政治的考量,都會測試一下新政府在各種議題上的態度,並藉此設定未來兩國互動的準則。

文章列舉歷史上幾件重大事件包括:1933年納粹德國退出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1961年前蘇聯建造柏林圍牆以及1964年越南的北部灣(Gulf of Tonkin)事件,都對上個世紀美國的外交政策影響深遠,而類似的事件將在川普上任不到一年內接踵而至。

這些事件的發生絕非偶然,外國政府一答喜歡測試美國新任總統的外交能耐,事實上俄羅斯已經開始動作,普丁近日擴大對東烏克蘭軍事行動,對克里米亞地區擺出勢在必得的姿態。按過去經驗看,北京近期也會有動作來測試一下川普在未來的任期是否真能領導美國。

文章稱,與北京必然出現的衝突有跡可循,但川普政府初期的應對方式明顯失當,讓北京有藉口製造一場外交危機。這個麻煩始自國務卿提勒森在國會任命證會上的發言,他聲稱要阻絕中國進入南海爭議島礁,而中國已經在島礁上建造軍用機場並部署武器。當國務院設法為提勒森的不當發言滅火時,白宮反而火上加油,這使得美國對島礁進行海上封鎖可能性陡然升高。

北京到目前為止還相當克制,至少官方態度如此。中國外交部拒絕回覆如海上封鎖這種假設性議題,但在民間與媒體評論就顯得強硬許多。民粹色彩濃厚的《環球時報》就說,要阻擋中國進入爭議島礁「就得準備在南海打一場大規模戰爭」,這些話語顯非空穴來風。

該文表示,如果對抗升高,北京很可能以軍事行動回應,例如在南海設立防空識別區(ADIZ),這表示中國將在南海畫線,對線內所有的航行活動嚴密監控。更令人擔憂的是,中國可能加速在南海其他島礁興建軍事設施,如果這些軍事設施把菲律賓的美軍基地納入武力投射範圍,那肯定就會踩到美國不能容忍的紅線。

不過,當華盛頓正在籌思如何用武力阻擋中國在南海活動時,中國卻巧妙地運用經濟力量來鞏固其南海主權聲索。例如,去年七月菲律賓雖然透過聯合國仲裁法庭打贏了長達3年的官司,北京不動聲色地軟化了杜特蒂的強硬態度,用大量的經濟利益讓菲律賓閉口不提南海仲裁案。

與此同時,每當華盛頓與北京關係緊繃,俄羅斯就加緊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這讓川普的外交幕僚相當頭疼。因此,情勢如此複雜的狀況下,美國政府要如何解決與北京之間的外交或軍事危機?眼前有三項重要的準備工作必須立即進行。

首先,美國軍方必須讓戰略更加透明化,清楚地讓北京知道,一旦中方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或是在黃岩島部署重武器,美方將會祭出何種反制動作讓雙方軍事對抗態勢升級。

其次,美國國會領袖應推動國會通過新的授權使用武力法案,讓總統可以獨自決定是否在危機發生時使用武力,尤其是在可能與其他強權發生衝突時,國會應該為可能的軍事行動開綠燈。

第三,國會與白宮必須通力合作,準備好軍事行動以外的政策方案。亞洲的軍備競賽是個不能否認的事實,但外界目光都過於狹隘,只執著於「誰是老大?」的問題。亞洲的主要議題還是經濟的,如果華盛頓要遏止北京的擴張主義,就該讓中國承擔因窮兵黷武而增加的經濟代價。美國同時還要鞏固如日、菲等亞洲盟邦,讓他們免於遭到中國經濟力量的欺壓。

文章最後說,以上三者,都是在與北京升高軍事對立之前必須做的事,川普總統應該用心思考中國《孫子兵法》所說:「知此知彼,百戰百勝。」因為到目前為止,他似乎還沒有理解到它們的重要性。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