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屢「吃」罰單 第三方支付監管升級

對大部分支付機構而言,要想生存就必須找到新的增長點。眼下不少第三方支付機構正在積極調整業務方向,一方面通過拿牌進入徵信、小貸、理財領域,建立資源互享、資金互通的綜合金融集團;另一方面跨境支付成為諸多支付機構的探索重點。

當監管層的「緊箍咒」再次逼近,第三方支付公司使出渾身解數調整應對,只為跟上合規步伐。從最初的持牌收編、實名制、帳戶分類、限額交易到風險整治、備付金集中存管,第三方支付機構進入由亂而治階段。然而即便如此,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依然鋌而走險,不按規矩出牌,罰單不斷,續展和保牌壓力增大。

接連被罰

2017年一開始,第三方支付機構陸續收到央行開出的罰單。例如,北京銀通支付有限公司因違反客戶備付金相關管理規定,被罰款6萬元;海爾集團旗下第三方支付平台「快捷通」因未按規定建立有關制度辦法或風險管理措施、未按規定公開披露相關事項、違反業務管理規定和損害客戶合法權益等行為,被罰款7萬元。

隨著行業監管措施落地,第三方支付機構體驗到前所未有的監管壓力,稍不留神便觸及紅線。以北京地區第三方支付機構為例,光是去年8月到今年1月,便有10家支付機構「吃」了罰單,罰款金額從幾萬元到千萬元(人民幣,下同)不等,最大的一筆罰沒金額為5296萬元。如此密集受罰,讓業界頗感震驚。

綜合來看,第三方支付機構被罰主要涉及違反備付金相關管理規定,比如未按規定存放和使用客戶備付金,有些甚至出現挪用備付金的情況,導致失去運營資質。此外,部分支付機構違反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預付卡業務管理以及相關清算管理。

浙江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相關負責人稱,近段時間第三方支付機構接連受罰,除了觸及備付金管理紅線,還有違反反洗錢相關管理規定、介面外放,以及涉足貴金屬、賭博等違法交易。如果被查,除了罰款,部分支付機構面臨收縮業務範圍、暫停接入新商戶、批評整改等懲罰。

新金融記者注意到,在首批27家、第二批12家(其中上海暢購企業服務有限公司被登出)第三方支付機構成功續展後,第三批53家支付機構中,有47家的支付牌照獲得正常續展,但其餘公司則出現部分支付業務或全部業務未取得續展的情況。例如,上海德頤網路技術有限公司和現代金融控股(成都)有限公司業務範圍變窄,前者在安徽、青海的銀行卡收單業務被叫停,後者則被責令停止吉林、青島兩地的銀行卡收單業務。該批次中唯一一家不予續展的機構上海通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則因存在嚴重違法違規行為而不幸丟牌。

按續展有效期五年來算,今年6月,第四批支付機構將迎來續展考驗。據業界披露,在第四批支付機構中,已有10家受到11次罰款,罰金超過100萬元,續展形勢並不樂觀。

業內人士分析,現在監管部門查得越來越嚴,一旦發現違法違規行為便毫不留情,直接沒收違法違規所得,開具罰單,影響後續續展工作。此前已有第三方支付機構撞上槍口,導致續展失敗。有了前車之鑒,第三方支付機構在業務規範化方面著實需要下番功夫。

尋找增長點

第三方支付屢次受罰,引發業界極大關注。業界分析,這與行業監管升級不無關聯。今年1月以來,監管層多次「亮劍」,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備付金管理提出集中存管要求,明令第三方支付機構不得挪用、佔用客戶備付金,客戶備付金帳戶應開立在人民銀行或符合要求的商業銀行。此外有消息稱,央行針對支付機構還將進行反洗錢分類評級管理,並要求在今年2月28日前報送。

從今年4月17日起,支付機構備付金必須進行集中存管,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為20%,且沒有利息收入,此舉對備付金或沉澱資金規模較大的支付機構損失較大。

相關資訊顯示,支付大鱷支付寶和財付通的備付金規模高達1600億元和1500億元,占去行業七成備付金總量,若按網路支付業務A類標準的12%交存比例計算,兩家需要交存備付金192億元和180億元。而備付金和沉澱資金一直是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談判的重要籌碼,如此一來,兩大支付機構與銀行合作的議價能力明顯減弱。

更為緊迫的是,那些依賴備付金利息生存的支付機構,過去放在銀行自然生息便是一大收入,而今不得不找尋新的生存之道。

「在支付行業,若單純依靠支付手續費生存,利潤較低,很難實現盈利,除非做到行業前幾名取得規模效益。」前述浙江一家支付公司相關負責人坦言,如今行業監管形勢趨緊,加上之前跟P2P合作的存管業務被迫全部終止,前期耗費大量成本無法收回,留下財務窟窿。可以說,在260多家支付機構中,盈利的不過10來家,大部分都在生死線上掙扎。

對大部分支付機構而言,要想生存就必須找到新的增長點。眼下,不少第三方支付機構正在積極調整業務方向,一方面通過拿牌進入徵信、小貸、理財領域,逐步建立資源互享、資金互通的綜合金融集團;另一方面跨境支付成為諸多支付機構的探索重點。

「去年跨境支付交易量做到了250億元,已成為公司的主營業務。」一家正在轉型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相關負責人稱,目前行業中大約有20多家支付機構獲得跨境支付牌照,市場空間很大。不過,每個國家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要求和行業規則不同,支付機構必須提前謀劃,做好人員配置和海外佈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