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小米補「芯」

芯片(編按:處理器)一直都被定位為手機的心臟,然而全球只有3家手機廠商擁有自己的芯片。很長時間以來受制於第三方芯片公司的小米,似乎也開始需要自家的芯片來當做保護傘。

推翻此前定位

小米也要出芯片了,這在手機圈裡是件大事。

對於包括智能手機在內的智能設備來說,芯片就是心臟。然而中國很長時間以來,這顆「心臟」都有些弱勢。近期,一個數字的披露讓業內唏噓——去年,中國在一種體積很小的產品上花掉的錢遠遠超過了那些大宗商品,這個產品就是芯片。僅2016年1月份到10月份,中國在進口芯片上一共花費了1.2萬億人民幣,是花費在原油進口上的2倍。

2月28日,小米將發布自主處理器品牌——松果。在此之前,全球智能手機產業只有3家公司擁有自己的芯片,分別是蘋果、三星和華為。

由於松果芯片包含了聯芯科技的合作技術,而聯芯科技又多參與低端市場,所以長時間來,外界都在猜測小米推出的芯片也將定位中低端。然而,一資深業內人士向新金融記者透露稱,松果芯片的實際定位應該是中高端。

這種論斷也吻合了此前小米創始人雷軍所提出的「六個饅頭」理論:

「評論認為我們缺失一些核心的東西,比如高端的芯片、高端的屏幕等等。這個我同意,但我要說明白的是,崛起都是有路徑的,崛起的路徑往往先從看起來很低端的製造開始,接著就是最終的產品,產品之後才是核心技術……這就好比,你吃到第六個饅頭的時候吃飽了,你不能說前五個饅頭就是沒用的吧?」

因此,關於之後其芯片應用的首發機型,其旗艦機小米6s和小米Note 3將成為最大可能。

「在5s和mix推出後,小米就開始中高端和低端兩條腿一起走。想要真正有未來,高端是必須走的路線。現在回憶起來,這與松果之後的定位也是能對得上的。」通訊產業研究人員李偉鬆對新金融記者表示。

技術和成本考驗

目前智能手機芯片公司主要分為兩大類型,首先是像蘋果、三星和華為一樣自己同時擁有自己的芯片和手機的公司,其次是像高通、聯發科等專門生產芯片的公司。

對於第一種公司來說,他們擁有自己的芯片研發能力,因此硬件和軟件就全部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小米方面人士對新金融記者表示:「目前芯片不止是一個企業的核心技術,也是產業乃至國家的核心技術,包括國務院十三五規劃,也把芯片核心技術作為了重點內容。小米發布自主研發芯片,意味著從此世界上同時擁有生產芯片和手機能力的企業,這個金字塔頂端的超級玩傢俱樂部,中國企業佔了一半。」

然而,研發芯片並非易事。

以國產華為第一款相對成熟的芯片海思麒麟920為例,就是用了5年左右的時間才研發出來。而此次松果芯片的研發,也用了大約3年時間,其成熟度還有待考察。

「所以做芯片就是一次長跑,在資金和技術都會面臨很多的風險和難關,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能成功。」李偉松評論說。

的確,除了技術和時間成本外,資金成本也是芯片研發中不可忽視的問題。

以2017年全球智能手機芯片最大賣點、即10nm先進製程技術來說,雖然具備更高效能、更低功耗等優點,但成本也高企不下,毛利率始終不理想。

「採購規模達不到5000萬支,虧損幾乎就是肯定的。」李偉松說。市場研究機構IBS分析師估計,使用10nm製程IC設計成本比14nm增加近五成。

這是所有芯片公司面臨的考驗,包括自給自足的蘋果、三星和華為,當然,未來還包括小米。

長期受制於第三方

但對手機廠商來說,即使研發很難、花費很貴,還是想自己做。

「除了核心技術的原因,主要還是為了能夠不受制於人。」資深業內人士向新金融記者分析,「華為現在就實現了這個自由,想何時發布手機就何時發布,完全按照自己的節奏,不用受到高通等的牽制。但小米在之前還是要看這些芯片公司臉色的。」

事實上單就小米來說,他已經吃過了這個苦頭。

追溯到2014年小米3移動版和小米平板在設計的時候,這兩款產品剛剛決定拋棄高通使用英偉達,英偉達就宣布了要退出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市場,小米突然陷入被動,這在小米歷史上被稱作一次「事故」。

此後,其還曾因為高通驍龍810的發熱問題,導緻小米Note頂配版不得不在其標準版上市一個多月後才得以面世。

這些問題不是小米一家公司在面對,中國甚至全球其他手機廠商都在面對這一問題。

「一旦擁有自己的芯片,供應鏈就會變得更加靈活,手機廠商可以選擇自主芯片和第三方芯片,在第三方芯片出現問題時,自主芯片就可以很快地彌補。」上述業內人士稱。

在行業內一直以來存在這樣一種意見,2016年之所以華為手機銷量超過小米,最大優勢就在於華為擁有自家麒麟系列處理器。

所以,此次小米研發芯片這一動作也可以被歸納為是「去高通化」。小米目前依然是高通手機芯片業務客戶的前幾名,其芯片的研發對高通來說,無疑是一個損失。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諸如高通壟斷案等狀況的惡化。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