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中自衛隊 保護外省人

「聽說這裡會保護外省人,拜託保護我的兒子」,時任雄中自衛隊副隊長陳仁悲,回憶起70年前的二二八事件,那位母親驚恐的表情,仍歷歷在目,雖然一生都被白色恐怖陰影籠罩,但他不後悔組織自衛隊,保護無辜民眾的決定。

當時,婦人帶著年約30歲的兒子,到雄中求援,手上提著一大袋鈔票,要送給自衛隊作為酬金,但陳仁悲拒絕了,交給同學燒掉,人則安排到教室裡,接受保護。未追問發生什麼事情?為何有那麼多錢?

這不是陳仁悲搭救的第一個外省人,他說,二二八事件當天,正在舊市府前的光復戲院看電影,同學跑到戲院告知,2人匆忙趕回雄中的途中,就遇到一名外省人遭到攻擊,當下出面阻止。

回校後,基於保護學校及社區,雄中、雄工、雄商、雄女學生,自發成立的自衛隊,在動盪不安的時局裡,成了無辜民眾的避難所。

「雖然很氣外省人,但學校也有外省老師,人很好,自衛隊覺得,社會上,好人壞人都有,打人不能解決問題」,所以到雄中請求保護的外省人、本省人,自衛隊都來者不拒;甚至由雄工學生開車,雄中學生押車,把許多公家機關的外省人,載到學校保護。

自衛隊解散後,政府未追究責任,但陳仁悲與隊長李榮河、同學林芳仁等人,都遭情治單位暗中監控,他四處搬遷、工作,不敢讓妻小知道這段過往,直到解嚴後,才敢說。

難以抹滅的記憶,使得陳仁悲刻意與外省人保持距離,也以此告誡兒女。

但上帝似乎要考驗陳仁悲的信仰,女兒竟然要嫁給在教會認識的外省人教友,面對這個晴天霹靂,夫妻起初堅決反對,後來拗不過,於是藉故路過親家翁家門,2人四目交會,雖不知彼此是誰,卻都禮貌性地微笑致意,令陳仁悲覺得「這家人不錯」而同意了。

記者問,後來當了牧師的外省女婿,好不好?陳仁悲笑說,很好,很孝順,台語、國語交雜著說,溝通也無礙。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