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後 周恩來台籍日文譯員轉投共

詮釋二二八事件,除了既有的「省籍壓迫」與「族群衝突」的歷史解釋,還有怎樣其它的可能?觀察者網報導,日本作家本田善彥認為,二二八引起台人對國民黨的憎惡,並非直線地導向台獨。他說:「當時其實有許多海外和台灣島內的台灣人,希望和中共聯手打倒國民黨。」

本田善彥的《台灣人的牽絆》一書中,訪談數位戰前受過日本教育的台灣人,他形容這些人在接觸到台、日、中「三顆心」的環境中成長,例如,曾擔任周恩來日語口譯的大陸台聯會(中華全國台灣同胞聯誼會)首任會長林麗韞,1933年生於台中清水,二二八事件時她就讀日本神戶中華同文學校;1952年高中畢業後,林麗韞決定從日本轉赴中國大陸,原因是日本社會對華僑的歧視待遇,以及建設新中國的夢想。

林麗韞表示:「我們這些華僑學生,對毛主席在建國宣言中所說的『中國人民站起來』這句話,打從心底受到感動。我想要參與新中國建設的夢想是不會被澆熄的。」她認為,二二八事件對神戶華僑的影響,是轉向認同中共的台灣人變多。

另外,1923年生於台南佳里的前中華民國駐日代表的林金莖,二二八事件時,是以公費生身分就讀上海復旦大學。林回憶,二二八事件後,有些大陸的台籍生轉向認同中共。解放軍逼近長江北岸時,很多同學更決定「留在大陸,加入中共繼續學業」。林金莖回憶,從二二八事件到1949年,那段時間沒聽過台獨,反而盛傳中共「解放台灣」、「做掉國民黨」的傳聞與期待。

學者引述本田善彥的文章認為,從戰後兩名分別選擇國、共的台灣指標人物的說法,可知二二八事件的意義,絕非僅是島內的偶發衝突,是在帝國主義下,中華民族面臨全球性殖民壓迫,反映民族獨立、階級解放的雙重願望縮影。透過這樣的視野,方能理解戰後台灣知識分子的政治認同與選擇,以理解二二八事件在兩岸共同脈絡中的記憶。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