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變」70週年 各自表述的歷史悲劇

伴隨著中共的高調介入,今天台灣內部舉行的「二二八事變」70週年不再如過去那般,呈現獨派一枝獨秀的情況。相反的,主張統一的紅色與藍色力量也選在不同的場合,各自紀念起自己視角下的「二二八事變」。

綠色視角:中國對台灣的「再殖民」

以民主進步黨、台灣團結聯盟、時代力量以及其他獨派外圍公民團體為代表的綠營,把「二二八事變」解讀為中國對台灣「再殖民」的開始。按照獨派的史觀,中華民國只是代表聯合國佔領,而不是真正的接管台灣。因此蔣中正派遣整編21師鎮壓暴動,尤其是「屠殺」台籍精英的行為,看在獨派眼中就是剝奪台灣人「民族自決」的權利。

獨派認為,台灣人在經過了日本50年的殖民統治以後,已經發展出了同時代的大陸人所沒有的文明、禮儀與法治觀念。所以「二二八事變」是一場「文明台灣人」抵抗「野蠻中國人」的戰爭。而在這場戰爭中,高貴的台灣人不幸因為缺乏軍事力量而為中國人征服,因此在日本的殖民統治結束後,又再度被自稱是「祖國」的中華民國殖民。

「二二八事變」發生時,不僅民進黨沒有誕生,就連「台灣獨立」的口號也沒有為反政府勢力所喊出。無論是由地方仕紳與知識份子組成的處理委員會,還是共產黨領導的武裝革命力量,喊的都只是「民主」與「自治」而已。然而由於中華民國政府有長達將近40年的時間不讓人民討論「二二八事變」,因此「二二八事變」也就成為了黨外人士用來反抗國民黨的精神象徵。

甚至就連本身是外省籍,但是卻主張「台獨」的鄭南榕,也積極推動「二二八事變」的平反運動。也就是從1987年開始,這場歷史悲劇成為了民進黨與其他獨派政黨的神主牌。儘管民進黨的論述矛盾,甚至毫無根據又錯誤百出,但是由於國民黨始終沒有站出來糾正反擊的關係,獨派的觀點也慢慢成為了台灣最大多數人的觀點。

尤其是《認識台灣》系列教科書在1997年推出後,年輕一代的台灣人更傾向於把「二二八事變」視為中國人對台灣人的種族屠殺。台灣共產黨在事件中的角色,前台籍日本兵、流氓與浪人對外省無辜民眾的毆打與殺戮,他們不是一無所知,就是視而不見。而從台籍軍人與流氓在「二二八事變」爆發時虐殺外省婦孺的情況來看,日本顯然沒有把台灣人教得比大陸人文明。

紅色視角: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一部份

而以中國統一聯盟、勞動黨、夏朝聯誼會還有其他左翼統派團體為主的紅色陣營,則將「二二八事變」解讀為「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一部份。他們將目前大陸八大民主黨派之一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視為「二二八事變」的遺產,並認為台灣人蜂起反對的,不只是國民政府的「暴政」,同時還抵制一切「台灣獨立」與聯合國託管的主張。

雖然中共與台共並沒有從一開始就領導「二二八事變」,但是共產黨指揮的台灣民主聯軍與台灣自治聯軍,都在進攻台中、彰化、南投、雲林、嘉義與台南的國軍陣地中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其實從事件爆發以來,謝雪紅與張志忠領導的這兩支民兵武裝也是所有反政府的力量中,最有組織力並且一路與國軍戰鬥到最後的。

也正如王曉波與藍博洲等許多「左統」人士所言,大多數台籍知識青年在因為「二二八事變」而對以國民黨為代表的「白色祖國」失望後,轉向支持起以共產黨為代表的「紅色祖國」。從40年代底到50年代初,這些台籍左翼人士的反政府運動,不只得到中共,也得到以蘇聯、華沙公約組織為首的國際共產主義陣營支持。

所幸在蔣經國的頭號愛將,偵防組組長谷正文的指揮之下,因韓戰爆發而再度得到美援的中華民國政府以「白色恐怖」的手段,成功化解了自「二二八事變」以來在台灣不斷蔓延壯大的紅色細胞。或許在撲滅共產黨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無辜人士遭到牽連,而且谷正文等人採用的逼供手段也確實殘忍,不過台澎金馬自由地區卻因此免於接受「紅色祖國」的統治。

儘管紅色陣營對「二二八事變」的解讀,是當前三大陣營中最貼近歷史事實的,但是他們絕大多數都沒有經歷過「鎮壓反革命」、「反右運動」、「大躍進」以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中共政權下發起的政治清洗,顯然不明白「紅色恐怖」遠比「白色恐怖」還要更恐怖。假若他們真的跟謝雪紅一樣,親自體驗一趟上述的政治運動,可能就會對政府派兵鎮壓一事有不同的看法。

藍色視角:中日戰爭的延續

早期國民黨對「二二八事變」的解讀,是蔣委員長派兵到台灣鎮壓共產黨領導,有前台籍日本兵參與的暴亂行動。在蔣中正的日記中,他就認為台籍日本兵是受到「奸黨煽惑」,才起來反政府與攻擊外省平民的。被派到台灣鎮壓「二二八事變」,時任整編21師145旅433團第1營營長的賈尚誼將軍,也認為此一悲劇是中共策劃,目的是舒緩國軍進攻延安的壓力。

雖然「二二八事變」與胡宗南將軍揮兵延安,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爆發,但是在國軍的大軍壓境之下,遠在黃土高原的毛澤東是否有能力策劃台灣的暴動是令人質疑的。所以只能夠說,中共與台共利用了「二二八事變」,並且運用強大的組織力在與國軍的衝突中吸收支持者,逐漸發展壯大。到了事件末期,共產黨確實也成為了唯一一個還能繼續與整編第21師抗衡的力量。

換言之,國民黨早期對「二二八事變」的解讀與共產黨一樣,將其定義為國共內戰的延伸,只是雙方有著「反革命者」與「革命者」的立場差異而已。不過伴隨著獨派勢力在台灣的崛起,還有2005年連戰訪問大陸以來的國共和解,許多泛藍支持者,尤其是外省籍的支持者出於尋求中共保護對抗台獨的立場,又賦予了「二二八事變」新的解讀。

可能因為大多數是戰後出生,與共產黨沒有直接的仇恨,也可能純粹是出於想靠中共來自保的目的,現今泛藍的政治人物、學者與支持者們不願意在對「二二八事變」的解讀方面得罪北京。相反的,他們希望在史料解讀方面尋求出一個與北京之間的「最大公約數」,讓國民黨與共產黨可以攜手反對台獨。而這個「最大公約數」就是中華民族主義。

自90年代以來,中共出於轉移「天安門事件」的壓力,藉由推行以反日情緒為核心價值的「愛國主義」教育,讓日本成為了大陸人民最痛恨的外國。而在「二二八事變」之初,台籍日本兵與浪人毆打外省人的情況,又讓台灣泛藍支持者在反日的課題上找到了這個與大陸的「最大公約數」。於是將「二二八事變」解讀為中日戰爭的延伸,就成為了他們最好的自保方式。

透過將「二二八事變」中的反政府民眾都解讀為日本皇民,他們可以正當化與合理化祖先鎮壓台灣人的行為。尤其是在面對共產黨的時候,泛藍支持者可以解讀這是「國共合作」攜手鎮壓台獨的「偉大之舉」。考量到美國近年來也被中共視為爭取世界領袖地位的最大競爭者,部份藍色支持者也刻意誇大了葛超智在事變中的作用。

許多持此一觀點的泛藍人士,甚至認為如果國軍沒有及時出兵鎮壓「二二八事變」,台灣可能已經被重新納入日本的控制之下。因此整編21師的行動是反對民族分裂,絕對不是要鎮壓共產黨的支持者。顯然,他們希望透過這樣的解讀促使北京給「二二八事變」定位為民族統一戰爭,這樣泛藍陣營才有可能在中共的保護下,免於遭到獨派的徹底邊緣化。

回歸歷史化解矛盾

從2017年2月28日這一天,許多前往中正紀念堂保衛蔣中正銅像與國旗的藍營支持者,將自己比喻為「楊惠敏」、「謝晉元」甚至於「彭德懷」的情況來觀察,他們確實已經把「二二八事變」定調為中日戰爭的延續。十分諷刺的是,他們對此事的解讀,在相當層面上反而迎合了綠營「文明台灣人」抵抗「野蠻中國人」的觀點。

反而是在中國國民黨內,這樣的論述始終沒有得到以馬英九總統為代表的穩健派所接受,因此沒有成為真正的藍色共識。至於中共,則從將兩岸問題「內政化」的角度出發,拒絕把發生在台灣的「二二八事變」解讀為中日戰爭的延續。即便確實在事變中出現皇民打外省人的情況,由於謝雪紅、張志忠與簡吉等共產黨黨員的參與,中共無法徹底切割「二二八事變」與其革命史的關聯。

這也正是為什麼北京今年要擴大紀念「二二八事變」的原因,因為這就是中共建立政權仰賴的神主牌之一。或許在北京的論述中,「二二八事變」的地位無法與「三大戰役」做比較,但是單就宣揚「二二八事變」一事的角度來看,中共可是比民進黨還要早做了整整40年。而且也正如台灣左統人士所言,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做為「二二八事變」的唯一遺產,也確實是存在於中國大陸。

無論是從現實主義還是意識形態的角度出發,中共政權都甘願冒著被指控出賣藍營的風險高調紀念「二二八事變」。畢竟今天國民黨對台灣的政治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而且各派系的政治領袖對推動兩岸統一,或者是如何推動兩岸統一都缺乏共識。既然國民黨無心也無力成為中共「反獨促統」的夥伴,那泛藍支持者的感受,自然也不會得到北京高層的考量。

同樣的,以民進黨為主的獨派人士也必須要明白,無論「二二八事變」一開始是由誰組織或者是由誰策劃,整個局勢的最終發展都將不可避免的被掌握到共產黨人的手中。為什麼謝雪紅與張志忠的隊伍,在台中與嘉義的武裝鬥爭中能夠取得比其他地方更大的成就呢?關鍵還是在於台灣民主聯軍與台灣自治聯軍有著其他反政府勢力所極度缺乏的組織性,而且行動起來也比較團結。

尤其是張志忠指揮的台灣自治聯軍,就連中共軍隊在大陸推行的政治委員制度也用上了。當時擔任政委的不是別人,正是日據時代農民組合運動的領導人簡吉。張志忠過去在大陸抗戰時,則在8路軍129師「冀南敵區工作部」任職,撐得算是鄧小平的部下。如果「二二八事變」的結局是以整編21師失敗收場,台灣恐怕也無法如綠營人士所願,擺脫國共內戰的影響。

1945年到1952年之間日本仍處於被盟軍佔領的亡國狀態,唯一能夠干預台灣事務的強權是美國。而二戰後的美國,對毛澤東與胡志明兩位共產主義領袖在亞洲的擴張基本上採取綏靖態度,將所有的資源用於抵禦蘇聯在歐洲大陸的赤化。一直要等到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才重新關注亞洲,協助台灣、南韓與法國壓制毛澤東、金日成與胡志明。

因此在美國介入亞洲事務以前,國民黨若在兩岸同時遭到推翻,最後的結果就是台灣落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手中,沒有第二種可能性。關於這點,其實也可以從40年代末台籍精英向左轉的情況得到論證。不論是採取何種政治立場的學者,一旦瞭解這個真相,都應該知道在討論「二二八事變」的時候,不可以跳過共產黨這個角色。

更重要的,則是無論是支持藍色還是綠色,在討論此一歷史性悲劇的時候都應該避免從「省籍情結」的角度出發。「二二八事變」爆發的同時,無論是在中國大陸、日本、朝鮮半島、越南、菲律賓與馬尼拉都發生過類似的暴力事件與武裝衝突。唯有將台灣納入共產主義戰後席捲亞洲的歷史脈絡來看,「二二八事變」的真相才能夠真正浮上檯面,而不再只是政治人物獲取選票的工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