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觀察》有了中文名 Airbnb就能圓中國夢?

3月22日,Airbnb在上海公佈了自己的中文品牌名稱「愛彼迎」,同時宣布新一輪在華舉措。這是Airbnb繼2015年正式宣布進入中國市場之後,第一次大規模對外發布針對中國的市場戰略。

名字

美國短租平台Airbnb真的打算在中國好好「淘金」了,進入中國兩年後,他們終於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

Airbnb的中文名稱「愛彼迎」,寓意「讓愛彼此相迎」。據Airbnb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兼首席社區官布萊恩·切斯基介紹,此次面向中國市場的一系列新計劃,目標人群主要定位於『尋求全新旅行方式的「千禧一代」』。

新金融記者翻閱中國商標網信息,除了愛彼迎之外,Airbnb曾在中國註冊了遨世鄰、愛彼遊、愛彼行、家在四方、心啟遇、遨往、遨由伴、遨彼鄰、彼心鄰、愛彼心等共計10個中文商標名。最後,Airbnb公司選擇了「愛彼迎」的組合。

人們或許能夠感受到這份主觀上的真誠,但這名字真的和Airbnb本身的AirBedandBreakfast(縮寫Air-b-n-b)拗口程度不相上下。

出境旅遊成為越來越多中國人的出行選擇。根據國家旅遊局發布的數據,2016年入境旅遊人數同比增長3.8%;出境旅遊人數同比增長4.3%;出入境游客總人數首超2.5億人次大關。

這對擁有海外充足房源的Airbnb來說,中國意味著巨大的市場空間。 Airbnb開始對中國市場表現出更濃厚的興趣。它先是火速地與深圳、重慶、上海和廣州等城市的地方政府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2016年11月初,Airbnb又對外宣布Airbnb中國的誕生,並表示要設立獨立的業務部門。除此以外,Airbnb還引入了支付寶、微信等中國消費者熱衷使用的支付方式,並開通了中文服務熱線。

晚集

在中國越燒越旺的共享經濟市場中,Airbnb的進場有些太晚。

在宣布進入中國市場的2015年8月,Airbnb便引入了紅杉資本中國和寬帶資本作為戰略合作夥伴,而他們的首要任務便是幫助組建Airbnb中國團隊並選任一名中國區負責人。但目前,其中國區負責人仍空缺。

Airbnb在中國最「高調」的一次亮相,是在2016年12月,當時,一篇《曝光一個上戲學生,他用Airbnb毀了我的整個家》的文章引發關注,一度在微博上佔據熱搜位置。

文章作者稱,一個自稱上戲學生的房客,通過Airbnb借她的房子拍視頻,結果,她的房子在拍攝結束後「體無完膚」。事後,她尋求賠償卻無回應。直到今年3月21日,布萊恩在復旦大學做演講,在提問環節被問到了此事。 Airbnb才於3月22日正式公佈了事件處理結果:該房東因繞開Airbnb官方支付途徑而通過第三方平台進行交易,根據公司流程和政策,告知房東因其「未通過官方支付途徑交易」,從而不能滿足其索賠要求。

不管最新的中文名是否能夠收穫Airbnb所期望的品牌推廣效果,它對於中國市場的拓展力度確實大大加強了。

同時,3月10日,Airbnb宣布完成逾10億美元融資。在本輪融資中,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中投公司認購了約10%。中投公司是由中國政府出資設立的投資公司。這位新入局的投資者為Airbnb進一步打開中國市場,增添了更多的想像空間。

硬仗

不過Airbnb想要在國內市場打出點名堂來,要面臨的問題不少。至少,目前要打開局面,就有不少硬仗要打。

正如Uber當年面臨的問題一樣,在中國的房屋短租市場上,類似Airbnb的企業已經存在。

Airbnb的中國競爭者途家的市值已超過10億美元,在300多個中國城市提供約42萬套房源,而小豬短租在全國約300個城市有約14萬套房源。相比之下,Airbnb目前在中國僅擁有8萬套房源,僅和4個中國大城市達成了合作。

目前途家、小豬的融資已經到了D輪及D輪以後,行業內競爭日益激烈。

其次,Airbnb缺乏合法的旅館業經營資質,仍處於「灰色地帶」。目前短租房身份依然模糊,監管政策懸而不定,一旦確定要按照旅館業標准進行管理,強調「共享」、「輕便」平台化運營的Airbnb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Uber。

對於Airbnb而言,真正的威脅還是中國境內的酒店業。在境內爭奪標準化酒店釋放出來的客流,在境外爭搶中國出境旅遊用戶資源。

近兩年來,酒店行業內併購大戲不斷。

2017年2月27日,華住酒店集團與以美國投資基金凱雷集團為首的投資人簽署了股權收購協議,以36.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全資收購了桔子水晶酒店集團100%股權。 2015年9月,錦江股份憑藉82.69億元人民幣拿下鉑濤集團81%股權,整合後雙方會員數合計將超過1億名。

同時,鉑濤酒店集團、尚客優酒店集團、如家酒店集團都開始涉足公寓市場,也把傳統酒店的標準引入「非標」住宿中。

短租市場的決勝關鍵,在於能否服務好從標準化酒店釋放出來的客流。但隨著國內酒店業進入「抱團做大」的整合期,集團化、品牌化步伐加速,當酒店業巨頭有能力覆蓋用戶個性化住宿需求時,未來留給短租行業的市場份額還剩多少?

小豬短租CEO陳馳就曾坦言:「外部酒店行業的變化和內部體驗的改進是短租行業最重要的兩個變量。」

勁旅網CEO魏長仁認為,2017年短租市場仍會繼續保持在快車道上。以途家為例,攜程放手短租業務後實際是為了讓途家獨立發展,攜程仍然是途家最大的機構股東。如果Airbnb想占得更大的中國市場份額,併購不失為好方法,「Airbnb大力度進入中國,做大成績不容易,但做併購投資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資本的事不好說,通過投資的方式是比較好的一個路徑」。

相關文章

分享